导航菜单

觉醒者one醒来

  现在可以公布的情报:

  ? ? ? ?这是一个贝龙跟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决定的故事。

  ? ? ? ?“我”带着一片空白醒来,在一次次死亡中重来。

  ? ? ? ?在每一个抉择的路口,“我”的选择其实都被小伙伴们决定了。这算是”我“的命运,还是”我“的选择?

  ? ? ? ?可小伙伴们又能真正决定“我“么?

  ? ? ? ?不过是贝龙爱怎么写怎么写。

  ? ? ? ?可贝龙又能决定“我“么?

  ? ? ? ?他不过是我命运的具象。

  ? ? ? ?谁又能知道自己的命运不是谁的玩笑呢?

  每日600字更新,结尾决定“我“的选择,公众号回复参与,每周六集合放送。

  以上。

  醒来的时候,我正挂在降落伞下,在空中滑翔。我没有关于现状的任何记忆。风拼命地往耳朵里灌,呼吸困难。视野里似乎还有不少降落伞飘在不远处,这是一种群体性的活动。

  我们相互之间是什么关系?敌对者或是战友?我应该靠近?还是远离?冥冥之中,我似乎在等上天的指引。

  但很快,我发现这完全是多余的,我根本无法控制这个降落伞。它是有目的性的,我身上似乎装着一个动力系统。它一直朝着西北方向飘去,大部分的降落伞都离我越来越远,但远方倒是有一个黑点离我越来越近,直到我意识到,那也是一个降落伞,下面也有一个未知的陌生人。

  毫无征兆地,我开始飞速俯冲,这下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感觉天旋地转。直到一切突然平缓下来,我离地面只剩不到二十米了,不远处有个房屋,周围一片森林。降落伞开始缓慢但极为不稳定地四处晃荡,我的身体也随着来回摆动……不对,是我在控制这个降落伞,现在我可以控制它了!

  我……咣啷当呲,噼里啪啦一阵响,面朝下挂在了树上。

的漂亮姑娘正举着枪对着我。

  另一个降落者!

  我该说什么才能活下来?

  A?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B? 你长得真好看

  C? (列位填空吧)

  【选项A】

  那女人的手已经放在了扳机上。

  “我投降!”我原本准备这样说。

  但在我张嘴的那一刻,一句话突然从我脑海深处浮现出来,我莫名笃定这句话能保我一命。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我大声把它吼了出来。

  那女人的眼神里似乎流露出一丝困惑,然后一声枪响。

  我觉得脸上有些湿热,于是抬起手一摸,我怎么……只剩半个头了……

  黑暗……无尽的黑暗……

  突然耳边出现了风声,然后是光,降落伞……

  我被吊在一个降落伞下,不由自主地飞向西北方向,远方还有数不清的降落伞,飞向各个地方。

  一段记忆突然浮现了出来……

  俯冲,黑点,女人……

  诡异的是,这段记忆似乎指向的是还未发生的未来——我会掉到一棵树上,被一个女人一枪爆头!

  果然,降落伞很快开始了加速俯冲,同时有一个降落伞加速靠近过来,如果记忆没错,下面应该挂着一个女人。

  这娘们可不是个好人啊!

  我唯一的机会,就是在降落伞可以被操控的时候,抢先一步着陆然后躲起来。

  我仔细观察了她的方向,似乎是朝着屋子的正门口,近了,更近了!我可以看清她全貌了,这一刻,她身上并没有枪。枪是在屋子里捡的,有机会!

  随着身体一阵轻晃,我可以控制降落伞了,深呼吸,集中注意力,我很快掌握了大概的操作方法,这并不难,更多是一种身体直觉。

  但是,来不及了,她几乎速度不减地朝屋子飞去,她比我娴熟多了。

  我该怎么办?

  A 尽量飞向森林深处

  B 降落到屋顶

  C (其他想法)

  【选择A】

  她比我强,她要杀我;远离她是最好的选择。

  我向森林离我最近的方向滑行而去,在足够远的树顶降落。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用来解身上的绳索,还好,她并没有追过来。我娴熟地爬下树,辨别方向,不断往森林深处跑。

  我似乎非常熟悉森林地形,在这根盘交错,不见天日的环境里,我简直如履平地。

  很快,我遇到了第一个“人”,他在离我约五十米的地方,坐在一棵树下,一动不动。

  无论如何,我需要这个世界的情报,我大胆靠了上去,那原来不是人,只是一副骑士的盔甲和长枪,闪着点点银光。盔甲过于笨重,对我来说只是负担,但这长枪恰是趁手,我便拿着接着上路。

  这片森林出奇的安静,没有任何会动的生物,哪怕是昆虫。

  走了有二十来分钟,突然,前方的草丛晃了晃,里面似乎有东西要出来了。

  大概率,是人;大概率,是敌人。周围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但他现在还没有我的视野,跑过去来不及了,我抬手就是一个蓄力,把长矛扔了过去。以它的锋利程度,直接贯穿一个人毫无问题。

  但它竟然像被什么东西弹开一般,飞快地原路飞了回来,若非我反应快,这一下就该我死了。

  一个手里划着八卦图的小胖子从草丛里走了出来,“何人敢偷袭你胖爷!”

  他看到我的脸明显吃了一惊,又看了看我重新捡回手上的枪。前脚前伸,手分前后,摆了一个架势,“武当,王胖。”

  这是一个可以沟通的人!我该如何开口?

  A 骑士,无名

  B 你是个什么垃圾?

  C (这次我一定选C)

  【选项C:“误会!听我解释!”】

  “误会!听我解释!”(来自knight)我几乎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

  “打过再说。”他脚步划圈,似慢实快,眼看就要贴上我身体。

  “等等!你不觉得我有不一样的地方么?”我赌他是个聪明人,聪明人都易多想。他果然停了下来,在离我不到一公分的位置,细致地打量着我的脸。

  他慢慢伸出手,慢慢放到了我的脸上。我在赌,赌他并没有杀我之心。

  他抓住了我的脸,不算太用力地掐了我一下。“易容术不错啊。”

  易容?他见过这张脸!不,他认识这个人!只是我的行为模式跟他印象中的不一致。

  “我失忆了。”我决定坦白。

  “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一上来就扎你胖爷?要不是我反应快,可就透心凉了。”

  “因为我之前遇到一个女人,她一见面就开枪打我。”

  “哦~”王胖夸张地转了下脑袋,突然一掌贴着我的胸打上来了。我表面上毫无伤痕,但心脏一下子碎裂成了很多瓣。在血液停止流动前,我听到了最后一句话,“你撒谎,如果她真开枪了,你不可能活得下来。”

  ……

  黑暗,风,光,降落伞,女人。

  我又一次“复活”了,并以更快的速度控制了降落伞,但仍比不过那女人——我依然只能跑进森林。

  我记得同样的路径,我捡到了同样的枪,不出意外,我会在同样的地方遇到同样的胖子。

  我需要得到他的认同,他大约会在三分钟后出现在草丛后,我该怎么做?

  A? 如同上次,再扎他一次

  B? 假装是他熟悉的朋友

  C? (其他答案)

  【选项B】

  我赌王胖认识我,我决定伪装成他的朋友。

  我把长枪放在了树的后面,而后站在一片阴影里,紧紧盯着草丛。果然,一片晃动后,一个小胖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王胖!”我大喝了一声。

,警觉地看了看四周。

  “是我。”我慢慢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他看到我的脸,一抹惊讶一闪而过,而后笑嘻嘻道,“是你啊,哈哈哈哈~”又严肃起来,“你是哪位?”

  怎么回事,他并不认识我?

  必须要套取尽量多的情报!

  我思索了一阵道,“你看我的脸,没有印象么?”

  “呦,这是冤鬼索魂的戏码啊。”

  冤鬼?这么说我已经死了?

  他杀过我!

  这胖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跑!

  我扭头跑到树后捡起长枪就跑,回头看时,王胖已经是远方一个小点了,他并没有跟上来。

  他似乎又对我并不感兴趣,为什么?

  我现在已是一头雾水,就往前机械地跑着。

小溪。小溪!我立马跑了过去,低头看水面上我的模样。是一张毫无特色的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时,有两个人一前一后朝我这方向跑了过来,他们跑得很快。

  前面是个一脸惊慌的小女孩,脚下隐隐有一道风,脸上挂着泪痕。而后面的那个人,长着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

  我想,我终于碰上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谜团。

  那小女孩也看到了我,绝望地停了下来。

  我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A 帮小女孩

  B 帮跟我长一样的人

  C (怎么说)

  【选项C:把他们都杀了】

  从第一次死亡后,我就对这世界放下了善恶的执念。又或许我本来就没有?毕竟我连记忆也没有。

  所以,现在我唯一的评判就是帮谁对我有利。

  这很好选,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所以我飞奔而起,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来自李斯特&jy】

  等我回过神来,小女孩和那个长像如我的人,都死了。他们倒在地上,胸口各自一个大洞,随后都化为飞灰。

  这不是我的选择!我明明选择了救小女生!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像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海——“把他们都杀了”这样的念头突然冒出来,然后一下子充斥了整个大脑。

  我的体内似乎居住着另外的人格。

  我放弃了思考,而这一瞬间我才突然意识到,我杀人了。我无比的平静。

  我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

  “你跑什么呢?刚刚我开玩笑的。难道你失忆了?我们是朋友啊,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这是王胖的声音,带着一丝气喘,显示他刚到来。

  但我上一世刚见过他的步伐,他不是跑两步会累的人。他在伪装,他应该早就到了,甚至一直在跟踪我,他看到了我杀人。

  然后,他对我释放了利好信息。

  他从中看到了什么?

  我回过头,盯着他,然后笑了笑。

  “想杀人了,所以跑过来杀了两个。”

  我要建立一个有威慑性的人设。

  王胖也没听进去,他表现得很着急,“先不多说,这里不安全了,快跟我走。”

  他的话并不可信,我该怎么办?

  A 跟他走

  B 跟他走

  C 跟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