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其实我有时很想你只是从来不说

  今天把上海雅琴钢管舞的年卡转了出去,4千多的卡,到手近一千四百多块钱。

  大概是三月份离开上海,将近四五个月的时间。

  每次点外卖,寄快递,或者给爸妈说天气的时候,还是会说“上海”这两个字。

  下意识,好像是脑袋里抹不掉的。

  经常往我身上蹭,一起熬夜,堕落,看电视,刷“还珠格格”和“情深深雨蒙蒙”的小蓓;

  总是是深夜一起谈论梦想,天天想着拉我去酒吧去打桌球的小宇;

  总是穿着一件白色短袖,带一个棒球帽,一副黑色圈圈耳钉,一身无比干净气息的蒙蒙;

  总是洗一堆水果放在客厅桌子上,无比爱笑的建伟兄;

  一堆跳街舞无比个性爱自由的男男女女。

  我有时很想你,只是从来不说。

  老严说,其实过什么样的生活都可以,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

  我以为你有勇气,其实你没有。

  刚来南京找工作,住在老严家。躺在床上夜聊的时候,她认真又好像无意的说了这句话。

  两个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我差点哭了。

  对!其实我没有勇气。

  在青旅,来了一个老乡,是来上海整鼻子的。住在青旅一个星期的样子。

  她和青旅另一个女生小A坐在客厅。

  她在沙发上吃外卖,小A在另一边吃瓜子,大概是不怎么讲究,直接把瓜子皮吐在两人中间的过道。

  很容易就会吐到老乡的碗里。

  她也是个急脾气,直接就和小A吵了起来。

  我硬着头皮坐在两人中间,才终于不吵了。

  后来就熟悉了。

  聊天,才知道她是80后,30多岁了。

  有一个男朋友,94年的,比她小了整整8岁。

  而且是个富二代。老乡只是个普通人家。加上年轻悬殊大,男方家里一直不同意两人结婚。

  我问她,那你打算怎么办?而且年龄越来越大了……

  后面的话,都懂不用说明白。

  她不太在意的靠在床头,一副潇洒的样子说到:

  年龄大了又怎么样?都什么年代了,现在不结婚的男生女生这么多。

  就算我真的一个人过一辈子,那我就去人工授精,要一个孩子。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立刻反驳。只是觉得“孤独终老”这个词,实在不忍用在谁的身上。

  我试着说服她:其实,人在什么年纪,就尽量做什么事情。过了这个年纪,你可以做这个事情,成功的概率会越来越小。

  就像你可以三十岁之前结婚,也可以选择四十。五十岁结婚。

  但是在三十岁时结婚肯定要比四五十岁更容易,幸福的概率也更大……

  我没有说完,老乡立刻反驳:

  谁说在什么年龄就要做什么事情,我最不同意这一点。

  人就活着一辈子,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死了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现在想去玩就去玩,想出去骑行就出去骑行。想去酒吧就去酒吧……

  如果我真的结婚了,估计就得天天围绕孩子家庭转,想想就恐怖……

  如果放在一年过着两年前,我会无比赞同,甚至有可能和她两个两天两夜的卧谈人生。

  放浪不羁,一心追求自我。绝不随大流,真好!

  现在我却犹豫了一下,如果可以有一个相爱的人,组成一个无比温暖的家。

  其实谁又愿意独自流浪。

  有时候大概是对现实失望后的决绝。才会选择这条路。

  老严说我没有勇气,大概我还对生活对爱抱有希望。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选择流浪一生,一人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