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人之下的柳坤生,一出手便抓住狐黄白柳灰五仙家中的灰仙

  拥有七层楼的瑶池会所,整个楼体都在晃动,或者说是这里的空间在晃动。

  来这里消费的普通客人没有任何感觉,但身为拘灵遣将传人的韩星却感觉异常强烈,站在舞台上的他差点跌倒,忙伸开双臂,压低身姿来稳定自己。

  一旁的主持人和台下的客人见到韩星这个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估计都在以为韩星是不是吃了几只活老鼠感染了鼠疫病毒,现在已经失去了控制能力了。

  “柳大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星用内劲思维与柳坤生对话。

  魂囊里的柳坤生用沙哑的声音慢悠悠的回应到“它不是灰仙,我还不知道它是什么,不过来者不善,你要小心点!”。韩星很是想不通,刚刚台上的小宝明明被一只大老鼠精附了体,而自己已经用拘灵遣将的“拘术”收服了那只老鼠精,为何现在又会出现另一只?难不成这瑶池会所里成了老鼠窝?刚刚收服的那只只是一个小兵?而现在即将出现的是它们的头领?

  随着瑶池会所里的空间剧烈扭动,韩星所感觉到的压迫感也越来越强,为了防止自己在这些前来消费的客人面前展露出不符合科学社会价值观的一面,韩星紧急跳下表演台,一头钻进了附近的楼道里,想要以自己为诱饵,因那未知的家伙到相对僻静之处。

  刚推开门,韩星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盘旋而上的楼梯间里,成千上万只老鼠正在抱头乱窜,密密麻麻挤满了楼梯间,让人无处落脚。

  “别慌,这些都是鼠魂,并非实体。”魂囊里再一次传来柳坤生的声音。

  鼠魂,顾名思义,它是老鼠的灵魂。换句话说,韩星此时看见的这些老鼠实际上都已经死了,他看见的只是老鼠的灵魂状态,只是无论这些老鼠是活体动物还是死后的亡魂,如此多的数量也同样让人感到恶心和全身麻木,甚至是莫名的恐怖,这画面可比面前站只鬼要吓人的多。

  数以万计的老鼠亡魂从楼梯上跑下来,很快聚拢在韩星四周,将韩星团团围住,不断地吱吱吱乱叫着。紧接着,空气的震动声越来越近,随后一个老婆婆拄着拐杖从楼梯上走下来,站在韩星面前的台阶上,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韩星,脸上的似笑非笑,一句话也不说。

  “晚辈韩星,敢问老人家是何方仙家,来我这小县城所为何事?”韩星身穿着浴袍,双手抱拳作揖,给面前的老婆婆鞠了一躬。

  老人家看韩星还算有礼数,手中的拐杖轻轻敲了敲地面,围在韩星周围的大量鼠魂立刻散开一条路,随后老婆婆款动金莲慢吞吞的走到韩星面前,近距离上下打量了一番。

  “小兔崽子,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偏要趟这浑水。给老太婆一个面子,把它放了吧!”站在韩星面前的老婆婆用沙哑的声音幽幽的说到,这声音不大并且沙哑,但却让韩星听的很清楚。

  韩星知道面前的老人并非人类,这根本不用柳大爷来辨别。韩星也知道这老人说的话,言内之意是让自己放了刚刚收服的老鼠精。

  按道理来说,抓贼要抓脏。自己没有亲眼看见这老鼠精祸害人,没看见它干坏事,理应不去管它。但毕竟韩星今日的目的是为了找到杨家供奉的灰仙,找到杨洋为什么要加害自己表妹的真相,所以若是就这样放了那只大老鼠,恐怕会对自己查找真相不利。

  “老人家,恕晚辈无礼。敢问老人家出自哪个洞府?师成何人,受几炷香,吃什么米,行什么路?”韩星再次双手抱拳作揖问到。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韩星是想问问眼前的老婆婆是什么身份,因为每一个修行的野仙都有自己的洞府,只要知道是哪个洞府的,便知道它的身份。其次要问问对方点化的师傅是谁,看看对方的师傅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避免伤了和气。受几炷香的意思是在询问对方的道行有多高,而吃什么米行什么路的意思更为简单,这是在询问对方是善是恶,是走的正义之阳光大道,还是黑暗的羊肠小道。

  老太婆听了韩星的话,脸上浮现出轻蔑的笑容,答了句“无山无府,受老太爷点化,受青香一柱,吃百家米行百家路。。。。”

  老太婆的话刚说完,韩星魂囊里的柳坤生便说到“果然不是灰仙,但也和它逃不开关系。话说的倒是谦卑,但做的事却不低调,小子,问她究竟为什么要害人,然后逼她离开这里,若是不走,告诉她一切后果自己承担”。

  柳坤生柳大爷依旧是那样直来直去,说话从来不绕圈子。

  韩星没有任何理由去质疑柳坤生,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凡人,而柳大爷则是仙家。一个凡人又怎能去反驳一个仙家?

  “老前辈,你我有缘今日相遇,我是谁,想必你也能算出一二。我来这里的目的你也应该知道,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诉我,让我替人家了却心愿,早登极乐。然后晚辈摆场大戏,恭送老奶奶移府,你我都好过一些,您看晚辈这提议可还行?”韩星的话说的倒是谦让,不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还给对方留了足够的面子。

  可谁成想,老太婆听了韩星的话后,突然间脸上的表情变的异常狰狞,眯缝的双眼也圆睁起来,干瘪的嘴唇张开后,露出上下四颗尖齿,看着韩星邪魅的笑着。

  “老身当然知道你是谁,大明十三士锦衣卫的后代,拘灵遣将的传人,老身怎能不认识你,老身就算在活个千百年,依然不会忘了你,不,我忘不掉的是你们韩家的拘灵遣将,忘不掉的是被你们韩家拘灵遣将术拘禁的夫魂。哈哈哈哈,老身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追寻到你的下落,没想到你还真的找上了门来,不过,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哈哈哈”这老太婆突然间变了一个模样,如恶鬼一般直接扑了过来,张开大口便想咬断韩星的脖颈。

  情急之下,韩星立刻弯腰躲避,同时双手快速结印,瞧准时机后挥掌过去,喊了句“妖孽,还不速来!”,可谁能想到,在韩星施展“拘术”时,竟然有一只鼠魂跳了起来,挡在了韩星和老太婆的之间,替老太婆挡下了“拘术”。

  韩星的拘术没有拘住到老太婆的灵魂,反而是拘住了一只替她挡了灾的鼠魂,这让韩星大失所望。

  “你以为我没有做准备吗?为了找你们韩家,我做了充足的准备,任凭你韩家的拘灵遣将术如何了得,这数万万鼠魂,也足够咬死你。”话音刚落,老太婆的身形再次晃动过来,张开大口便要啃咬韩星。

  “柳~~~大~~~~爷!!!”紧急情况下韩星脱口而出,也顾不得家族里世代相传的警告,顾不得爷爷临终前的嘱咐了。

  “畜生,还不跪下!”突然间,扑在韩星身上的老太婆被一声喝厉镇住,张开的大口刚要啃咬韩星,却突然间停在了半空。一双绿色的鼠眼滴溜溜乱转,循着声音缓缓转过头向后看去。

  只见一名身穿靛青色长袍的大汉站在自己身后,双手背负,正在盯着自己看。

  在细看这人,鸭蛋脸,高挺的鼻梁,一双厉目炯炯有神,厉目上两道剑眉,俨然标准的大汉风采。

  “柳~~~柳~~~~柳仙柳坤生~~~~~~”老太婆支支吾吾,断断续续的念叨着,很显然她认识面前的柳坤生,也知道柳坤生的能力。

  柳坤生柳大爷手一挥,凌空直接将老太婆的脖子抓住。一眨眼的功夫扯到自己面前,盯着老太婆的眼睛问到“你不是灰仙,你是米婆。。。。。。。”

  本书讲述的是东北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家的故事,以拘灵遣将秘术为切入手段,喜欢的小伙伴记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