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走了一个人,空了一座庄

  回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特别是回忆已经走了的亲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题记

  ? ? ? ? 大姑走了,就在100天之前, 她走完了自己在人间71年的沧桑岁月,她走的时候,一定是带着对人间的留恋和对子孙后代的不舍,她走的时候,一定还有很多话要给自己哑巴儿子说,可是他听不懂,她走的时候,一定还有话要给上了大学的孙子说,可是他还没有能力承担起那个已经破碎了家……

  ? ? ? 大姑去世的三天时间里,天一直下着雨,大姑下葬的那天,听父亲说下着大雨。干旱的会宁,在最美的农历人间四月天,能有那么珍贵的雨,这也是老天对普天会宁老百姓的恩赐,如此珍贵的雨,恰好在大姑离开人世的日子下个不停,这雨天,或许是对一位慈祥老人离开人间的送别吧!

  ? ? ? ? 老天对每一个人是公平的,他更愿意善待每一个好人,今天,就在大姑走了整整一百天的今天,太阳出奇的热,或许,这也正预示着子孙后代的日子要像今天的太阳一样红红火火,这正是大姑未了的心愿。

  ? ? ? ? 今天,二姑和小姑都来娘家了,我和父母,两个姑姑一起去了大姑家。按照农村的习俗,今天烧百天纸,大姑家里亲戚也来了好多,算是送最后一程吧!

  ? ? ? 进门后,看到大姑的照片摆在桌子上,满桌子的冥币,贡品,烛光颤巍巍的摇动着,香炉冒着淡淡的忧伤的烟。我的双目很长时间一直停留在大姑的遗像上,看着她慈祥的面孔,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她已经走了。而此时的我,能做的就是对大姑默默地怀念,对着她的遗像献酒,献茶,烧香,磕头……

  ? ? ? 悲伤的气氛笼罩在每一个亲人的心头,我不愿看到两个姑姑和母亲湿润了的眼,便独自一个人走出大门,想静一静,也想再看看大姑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庄。

  ? ? ? 走大姑家要上一段坡。坡的中间有一道铁大门,刚进铁大门,靠左手边是羊圈和驴圈,驴好几年前因为没人耕地卖掉了,驴圈里之后就一直养着兔子,而今,羊和兔子都没有了,只剩下空圈了,里面长着几棵杂草。场坡上长满了杂草,能淹过成年人的小腿,回想起大姑在的时候,这些地方都被大姑清扫的干干净净。

  ? ? ? ? 在大姑家的厨房后,有一棵古老的杏树,说古老,是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去大姑家,爬过那棵树,摘过杏子,那棵树的杏子特别的甜,而且杏仁也能吃,一点不苦,略带甜味。这次去,树下我看到的是一堆快晒干的烂杏子,又让我想起大姑生前用这棵树的杏子晒的杏干,我小的时候,她给我兜里偷偷的装一把,吃起来又酸又甜,吃几个就酸的牙都软了。今天,我再也尝不到那棵杏树上杏子的味道,杏干的味道和杏仁的味道,确切的说是大姑的味道。

  ? ? ? 杏树旁边是大姑家的猪圈,猪圈里面有一个空的猪食盆,安静的在靠墙角的地方躺着,猪食盆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也没有猪拱它。

  ? ? ? ? 场边上有几堆干草,是农作物的秸秆,这些秸秆都是大姑一根一根,一把一把,一捆一捆的从地里收回来了,为了收回这些秸秆,大姑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汗水,她肯定没有计算过,也不想详细的计算,因为这一切的辛苦,都是为了这个家。草垛再也不会增多增大了,只会一天天的低矮下去,最后也许会在雨水的冲刷和浸泡下成了泥土。

  ? ? ? 表兄带我去了三间偏房,这三间房子里,安静的躺着很多装满粮食的袋子,还有一个用铁丝编织的圆柱形笼子,里面装的全是包谷。有多少,我没有办法估量,这些,就是大姑辛苦一生给子孙留下的财产了。

  ? ? ? ? 我见过很多农村人家的场,大姑的的场经常是最干净的,而这次去,场里长的苜蓿有一尺高,而且长的很匀称,表姐说杂草她清除了,只剩下了苜蓿。不到一百天的时间,场里的草和苜蓿就这么肆无忌惮地长着,草可能也知道没有人拔掉它了。

  ? ? ? ? 我可以想象,不,我不用想象,大姑走了以后,表哥和表姐,烧完七七四十九天纸之后他们都走了,去了一个永远陌生的城市,开启了永无止境地打工生涯,大姑家的大门锁了,这个老庄也空了。

  ? ? ? ? 这真是走了一个人,空了一个庄。

  96

  刘鹏的简书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1.4

  2019.08.11 15:04*

  字数 1484

  回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特别是回忆已经走了的亲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题记

  ? ? ? ? 大姑走了,就在100天之前, 她走完了自己在人间71年的沧桑岁月,她走的时候,一定是带着对人间的留恋和对子孙后代的不舍,她走的时候,一定还有很多话要给自己哑巴儿子说,可是他听不懂,她走的时候,一定还有话要给上了大学的孙子说,可是他还没有能力承担起那个已经破碎了家……

  ? ? ? 大姑去世的三天时间里,天一直下着雨,大姑下葬的那天,听父亲说下着大雨。干旱的会宁,在最美的农历人间四月天,能有那么珍贵的雨,这也是老天对普天会宁老百姓的恩赐,如此珍贵的雨,恰好在大姑离开人世的日子下个不停,这雨天,或许是对一位慈祥老人离开人间的送别吧!

  ? ? ? ? 老天对每一个人是公平的,他更愿意善待每一个好人,今天,就在大姑走了整整一百天的今天,太阳出奇的热,或许,这也正预示着子孙后代的日子要像今天的太阳一样红红火火,这正是大姑未了的心愿。

  ? ? ? ? 今天,二姑和小姑都来娘家了,我和父母,两个姑姑一起去了大姑家。按照农村的习俗,今天烧百天纸,大姑家里亲戚也来了好多,算是送最后一程吧!

  ? ? ? 进门后,看到大姑的照片摆在桌子上,满桌子的冥币,贡品,烛光颤巍巍的摇动着,香炉冒着淡淡的忧伤的烟。我的双目很长时间一直停留在大姑的遗像上,看着她慈祥的面孔,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她已经走了。而此时的我,能做的就是对大姑默默地怀念,对着她的遗像献酒,献茶,烧香,磕头……

  ? ? ? 悲伤的气氛笼罩在每一个亲人的心头,我不愿看到两个姑姑和母亲湿润了的眼,便独自一个人走出大门,想静一静,也想再看看大姑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庄。

  ? ? ? 走大姑家要上一段坡。坡的中间有一道铁大门,刚进铁大门,靠左手边是羊圈和驴圈,驴好几年前因为没人耕地卖掉了,驴圈里之后就一直养着兔子,而今,羊和兔子都没有了,只剩下空圈了,里面长着几棵杂草。场坡上长满了杂草,能淹过成年人的小腿,回想起大姑在的时候,这些地方都被大姑清扫的干干净净。

  ? ? ? ? 在大姑家的厨房后,有一棵古老的杏树,说古老,是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去大姑家,爬过那棵树,摘过杏子,那棵树的杏子特别的甜,而且杏仁也能吃,一点不苦,略带甜味。这次去,树下我看到的是一堆快晒干的烂杏子,又让我想起大姑生前用这棵树的杏子晒的杏干,我小的时候,她给我兜里偷偷的装一把,吃起来又酸又甜,吃几个就酸的牙都软了。今天,我再也尝不到那棵杏树上杏子的味道,杏干的味道和杏仁的味道,确切的说是大姑的味道。

  ? ? ? 杏树旁边是大姑家的猪圈,猪圈里面有一个空的猪食盆,安静的在靠墙角的地方躺着,猪食盆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也没有猪拱它。

  ? ? ? ? 场边上有几堆干草,是农作物的秸秆,这些秸秆都是大姑一根一根,一把一把,一捆一捆的从地里收回来了,为了收回这些秸秆,大姑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汗水,她肯定没有计算过,也不想详细的计算,因为这一切的辛苦,都是为了这个家。草垛再也不会增多增大了,只会一天天的低矮下去,最后也许会在雨水的冲刷和浸泡下成了泥土。

  ? ? ? 表兄带我去了三间偏房,这三间房子里,安静的躺着很多装满粮食的袋子,还有一个用铁丝编织的圆柱形笼子,里面装的全是包谷。有多少,我没有办法估量,这些,就是大姑辛苦一生给子孙留下的财产了。

  ? ? ? ? 我见过很多农村人家的场,大姑的的场经常是最干净的,而这次去,场里长的苜蓿有一尺高,而且长的很匀称,表姐说杂草她清除了,只剩下了苜蓿。不到一百天的时间,场里的草和苜蓿就这么肆无忌惮地长着,草可能也知道没有人拔掉它了。

  ? ? ? ? 我可以想象,不,我不用想象,大姑走了以后,表哥和表姐,烧完七七四十九天纸之后他们都走了,去了一个永远陌生的城市,开启了永无止境地打工生涯,大姑家的大门锁了,这个老庄也空了。

  ? ? ? ? 这真是走了一个人,空了一个庄。

  回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特别是回忆已经走了的亲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题记

  ? ? ? ? 大姑走了,就在100天之前, 她走完了自己在人间71年的沧桑岁月,她走的时候,一定是带着对人间的留恋和对子孙后代的不舍,她走的时候,一定还有很多话要给自己哑巴儿子说,可是他听不懂,她走的时候,一定还有话要给上了大学的孙子说,可是他还没有能力承担起那个已经破碎了家……

  ? ? ? 大姑去世的三天时间里,天一直下着雨,大姑下葬的那天,听父亲说下着大雨。干旱的会宁,在最美的农历人间四月天,能有那么珍贵的雨,这也是老天对普天会宁老百姓的恩赐,如此珍贵的雨,恰好在大姑离开人世的日子下个不停,这雨天,或许是对一位慈祥老人离开人间的送别吧!

  ? ? ? ? 老天对每一个人是公平的,他更愿意善待每一个好人,今天,就在大姑走了整整一百天的今天,太阳出奇的热,或许,这也正预示着子孙后代的日子要像今天的太阳一样红红火火,这正是大姑未了的心愿。

  ? ? ? ? 今天,二姑和小姑都来娘家了,我和父母,两个姑姑一起去了大姑家。按照农村的习俗,今天烧百天纸,大姑家里亲戚也来了好多,算是送最后一程吧!

  ? ? ? 进门后,看到大姑的照片摆在桌子上,满桌子的冥币,贡品,烛光颤巍巍的摇动着,香炉冒着淡淡的忧伤的烟。我的双目很长时间一直停留在大姑的遗像上,看着她慈祥的面孔,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她已经走了。而此时的我,能做的就是对大姑默默地怀念,对着她的遗像献酒,献茶,烧香,磕头……

  ? ? ? 悲伤的气氛笼罩在每一个亲人的心头,我不愿看到两个姑姑和母亲湿润了的眼,便独自一个人走出大门,想静一静,也想再看看大姑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庄。

  ? ? ? 走大姑家要上一段坡。坡的中间有一道铁大门,刚进铁大门,靠左手边是羊圈和驴圈,驴好几年前因为没人耕地卖掉了,驴圈里之后就一直养着兔子,而今,羊和兔子都没有了,只剩下空圈了,里面长着几棵杂草。场坡上长满了杂草,能淹过成年人的小腿,回想起大姑在的时候,这些地方都被大姑清扫的干干净净。

  ? ? ? ? 在大姑家的厨房后,有一棵古老的杏树,说古老,是因为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去大姑家,爬过那棵树,摘过杏子,那棵树的杏子特别的甜,而且杏仁也能吃,一点不苦,略带甜味。这次去,树下我看到的是一堆快晒干的烂杏子,又让我想起大姑生前用这棵树的杏子晒的杏干,我小的时候,她给我兜里偷偷的装一把,吃起来又酸又甜,吃几个就酸的牙都软了。今天,我再也尝不到那棵杏树上杏子的味道,杏干的味道和杏仁的味道,确切的说是大姑的味道。

  ? ? ? 杏树旁边是大姑家的猪圈,猪圈里面有一个空的猪食盆,安静的在靠墙角的地方躺着,猪食盆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也没有猪拱它。

  ? ? ? ? 场边上有几堆干草,是农作物的秸秆,这些秸秆都是大姑一根一根,一把一把,一捆一捆的从地里收回来了,为了收回这些秸秆,大姑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汗水,她肯定没有计算过,也不想详细的计算,因为这一切的辛苦,都是为了这个家。草垛再也不会增多增大了,只会一天天的低矮下去,最后也许会在雨水的冲刷和浸泡下成了泥土。

  ? ? ? 表兄带我去了三间偏房,这三间房子里,安静的躺着很多装满粮食的袋子,还有一个用铁丝编织的圆柱形笼子,里面装的全是包谷。有多少,我没有办法估量,这些,就是大姑辛苦一生给子孙留下的财产了。

  ? ? ? ? 我见过很多农村人家的场,大姑的的场经常是最干净的,而这次去,场里长的苜蓿有一尺高,而且长的很匀称,表姐说杂草她清除了,只剩下了苜蓿。不到一百天的时间,场里的草和苜蓿就这么肆无忌惮地长着,草可能也知道没有人拔掉它了。

  ? ? ? ? 我可以想象,不,我不用想象,大姑走了以后,表哥和表姐,烧完七七四十九天纸之后他们都走了,去了一个永远陌生的城市,开启了永无止境地打工生涯,大姑家的大门锁了,这个老庄也空了。

  ? ? ? ? 这真是走了一个人,空了一个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