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爆红一年后,白宇说“人啊,不要太冒头”



  凤凰八卦2天前我要分享

  

  8号风曝

  有趣/有撩/有聊/有料

  想象过,白宇如果不做演员,也不会有多大变化,应该也和现在一样,是个“飒沓风翔,逍遥自在”的年轻人。他依然会在闲暇时,走到西安的城墙下,听街头乐队唱那首张震岳的歌。

  看上去,他很容易亲近,也很容易释放自己的热情,但想要真正触动他,却是在与他刻骨的执拗作斗争。他有一套自洽运转的逻辑,能让他保持单纯和松弛,对于外界异常的信息,他需要缓慢地消化接收,除非达成真正在自我层面的认知,才有可能做出改变和努力。而他一旦努力起来,就相当可怕了。别人是“剑走偏锋急上路”,他却是“霜刃未曾试三分”。

  一听说有太空戏,眼睛就亮了

  1

  白宇还在上海拍摄《绅探》时,经纪人推荐他去见了邓超和俞白眉,两人给他讲述了《银河补习班》的整个故事。一听说有太空戏,白宇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哇,要拍上太空?那是不是很好玩?想象中,他们会创造一个零重力的地方让我去玩去拍,那好嗨啊,好想去。后来又听到他们讲到电影中的父子关系,和我跟我爸的那种传统父子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很好奇,就蛮想去的。”一杯酒后,他安静了一会,重新再念,虽然也有磕磕绊绊,但情绪变得很饱满。“定我之前,隔的时间也蛮久的,会忐忑,但我觉得忐忑也没有用,人家要是选别人也没有办法。我也不会去主动问。”

  电影里颜值下降?不重要

  2

  邓超和俞白眉在影片宣传时,一直对白宇不吝赞美,甚至用“除了他想不到别人演”来形容,因为饰演成年马飞的演员需要很多优秀特质——要有非常好的声音表现力去完成旁白;身为航天员要有男人气概;要有好身手、定力和耐心去面对高强度的威亚戏;要有感受力和想象力去完成无实物的太空CG表演;而人物塑造上从十七八岁演到三十五六岁,也需要很大的年龄跨度。在中国这个年龄段的男演员中,白宇确实拥有足够的外形贴合度和演技水准,因此脱颖而出。回忆这部分拍摄时,原本倚靠在沙发上的他弹了起来,反复感叹着“太难了,真的太难了”,因为舱外的戏除了头部之外,全部是CG做的,没有道具,全凭想象,并且只能用脸来表演,身体的运动都靠别人控制,完全无法借力。“啥也没有!一开始都不知道呼吸应该是怎样的,动作也不能太大,我们都是在一点点试,看怎样才像,真的太难了。”他趴在沙发扶手上,像只小动物一样,模拟着寂静宇宙里宇航员一呼一吸的声音,模拟着当时脸部无法借力的状态,随后有些得意地说:“以后我要是再拍这种,就太有经验了!”

  每场戏都在纠结,其实是对的

  3

  谈起邓超,白宇认为两人相似的地方,就是对专业上近乎变态的要求。不过俞白眉却说,白宇对待表演时的完美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时候甚至过于纠结了。“因为每条拍完,我都感觉没把自己演爽,但我知道,导演、编剧以及我自己的理解,不可能同时满足,所以总是很难达到我个人的‘爽’。”最后看到成片,他依然觉得每一场戏都不够到位,“说实话,我发现我当时每场戏都在纠结,其实是对的。”因为他在电影上还处在摸索的阶段,容易产生自我质疑,“但已经结束了,我只能当作长了一个经验,慢慢学慢慢磨呗!”往往电视剧表演是在消耗演员的能量,而电影表演则是透过一种节制和凝聚,产生力量。这些年,他大多饰演的是各类剧里的男神形象,在《银河补习班》之前,只演过《微微一笑很倾城》和《建军大业》两部受人关注的电影,都是戏份不多的配角,虽然有一定的发挥,但不足以让他获得在电影方面的自信心。以致于,当他听到“文艺片”三个字就惊讶地连珠炮回应:“算了吧!我适合吗?我的妈呀!我没演过,不知道怎么演。”大概觉得自己反应太大了,随即又解释:“我拍电影本来就是一个新手,像个小学生一样,没有自信,拍文艺片好像更难,压力更大了。”他并不苛求往电影方向发展,“不是我想往哪儿偏,就能往哪儿偏的,遇到好项目我可以去争取,但成不成不是我说了算。”

  不去生活,就不知道该怎么演戏了

  4

  在《镇魂》刚刚火爆之时,白宇曾透露来找自己的项目多了,但时隔一年有余,新人新剧不断涌现,开始影响白宇的热度和市场,在暂时没有高质量作品出炉的情况下,粉丝和流量终归会慢慢流失。白宇却不为此焦虑,甚至希望粉丝能更关注自身,“他们顺带关注一下我,就可以了”。“这一年,我并没有想要在大火的时候,趁机让自己一定要怎样。那样我会不会更累?现在已经很累了。”“慢慢来呗,不着急。我确实在我最火的时候拒绝了很多大IP,因为来的项目并不是那么合适,如果角色我不喜欢,我也不会接。去了就一定会好吗?不见得。《银河补习班》就是我在那个时候的选择。”点击视频,即可观看我们与白宇的更多对话↓

  福 利 来 了 !

  本篇文章阅读量达到10W+

  将解锁白宇的独家花絮视频

  更多精彩,等你~

  这里还有你想看的精彩↓

  

  记得“在看”一下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