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翼王石达开:太平天国内最大的“异类”,真正的王

  2019-08-10 10:36:31 坐古谈今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的“异类”。无论清军还是己方都对其评价不低。就连左宗棠都惊呼其为难得的人才,是反贼中最狡猾的人。石达开是湘淮军最危险的敌人。

  (1)“天才”的统帅,封建社会农民起义中最后一位“统帅级”将领

  他和左宗棠是一对敌人,我认为左宗棠是封建社会最后一位“军事统帅”,石达开则是封建社会农民起义的最后一位“军事统帅”。二人都是各自政权的代表,更是统治阶层、反抗阶层的传奇句号。

  

  石达开短暂的不到32年的生命里,16岁率领家族加入太平军,不到20岁就成为“太平天国第六把手”。后期虽有陈玉成这样更年轻的将领出现,但是,无论威望还是时机、战略眼光,其实都难以与石达开相比了。

  (2)“石达开远征”是走回传统农民起义路径的必然选择:“东西南北翼”都不信洪秀全那一套,起初石达开在执行“灭儒灭孔”政策过程中就不太积极,“远征”时以自己的意志团结了可以团结的一切人

  在初期的“六王”领导体制内,因为论军事实力,“翼王”以家族性质入伙且变卖家产,对太平军的军事实力增长重要性非常大。所以,他才能小小年纪就成为“六王”之一。

  除了洪秀全外,其他“五王”对所谓的“拜上帝教”从内心并不认可。否则萧朝贵、杨秀清也不会“代天兄言”“代天父言”。他们只是为了以此作为号召“反清”的说词而已。这和历史上利用佛教、道教没有什么区别。

  

  石达开进入太平天国后,其表现出的破坏性低、奢侈程度低、理性化较强是其他“王”少有的。

  “天京事变”爆发后,东王、北王先后被杀,“翼王”石达开成为“名副其实”的二把手。无论功绩还是威望,石达开都受到洪秀全的猜疑。因此,第二年(1857年)6月,在对洪秀全失望至极、为确保自身生命安全的情况下离开天京。

  (3)“石达开远征”是不得已,他的最终归宿更是体现了“壮士”气概

  “石达开远征”历时5年,行程五万余里,路经15省。他的战略目的其实就是:彻底摆脱洪秀全地影响,与西南各民族起义合流,以川蜀为基地,北上、东攻以便有所依仗。

  在江浙等战场上,一方面,“打游击式”的战争方式因为清军和洪秀全两方面的夹击无法被彻底改变;另一方面,如果不远征、不离开洪秀全对石达开队伍的“暗中”破坏,石达开的部队最终只能被逐渐分离,根本没有出路,所以,石达开选择了“远征”。

  

  至于洪秀全屡次道歉请其回天京,更多得是自身为了聚拢人心、收拢权力的手段。石达开作为“五王仅存硕果”,无论是哪一方面对其都非常重视,虽有灭亡之心但脸上总得满脸堆笑。

  因此,石达开选择“远征”实属迫不得已,作为最早的“六王”,他对洪秀全比谁不清楚呢?正因为清楚,才不能回去!正因为他对洪秀全所表现出的破坏性强的政策的不满意,才不能回去,因为,回去就必然反对,而以他的地位和威望,反对就必然意味着削权、夺权!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的“异类”。无论清军还是己方都对其评价不低。就连左宗棠都惊呼其为难得的人才,是反贼中最狡猾的人。石达开是湘淮军最危险的敌人。

  (1)“天才”的统帅,封建社会农民起义中最后一位“统帅级”将领

  他和左宗棠是一对敌人,我认为左宗棠是封建社会最后一位“军事统帅”,石达开则是封建社会农民起义的最后一位“军事统帅”。二人都是各自政权的代表,更是统治阶层、反抗阶层的传奇句号。

  

  石达开短暂的不到32年的生命里,16岁率领家族加入太平军,不到20岁就成为“太平天国第六把手”。后期虽有陈玉成这样更年轻的将领出现,但是,无论威望还是时机、战略眼光,其实都难以与石达开相比了。

  (2)“石达开远征”是走回传统农民起义路径的必然选择:“东西南北翼”都不信洪秀全那一套,起初石达开在执行“灭儒灭孔”政策过程中就不太积极,“远征”时以自己的意志团结了可以团结的一切人

  在初期的“六王”领导体制内,因为论军事实力,“翼王”以家族性质入伙且变卖家产,对太平军的军事实力增长重要性非常大。所以,他才能小小年纪就成为“六王”之一。

  除了洪秀全外,其他“五王”对所谓的“拜上帝教”从内心并不认可。否则萧朝贵、杨秀清也不会“代天兄言”“代天父言”。他们只是为了以此作为号召“反清”的说词而已。这和历史上利用佛教、道教没有什么区别。

  

  石达开进入太平天国后,其表现出的破坏性低、奢侈程度低、理性化较强是其他“王”少有的。

  “天京事变”爆发后,东王、北王先后被杀,“翼王”石达开成为“名副其实”的二把手。无论功绩还是威望,石达开都受到洪秀全的猜疑。因此,第二年(1857年)6月,在对洪秀全失望至极、为确保自身生命安全的情况下离开天京。

  (3)“石达开远征”是不得已,他的最终归宿更是体现了“壮士”气概

  “石达开远征”历时5年,行程五万余里,路经15省。他的战略目的其实就是:彻底摆脱洪秀全地影响,与西南各民族起义合流,以川蜀为基地,北上、东攻以便有所依仗。

  在江浙等战场上,一方面,“打游击式”的战争方式因为清军和洪秀全两方面的夹击无法被彻底改变;另一方面,如果不远征、不离开洪秀全对石达开队伍的“暗中”破坏,石达开的部队最终只能被逐渐分离,根本没有出路,所以,石达开选择了“远征”。

  

  至于洪秀全屡次道歉请其回天京,更多得是自身为了聚拢人心、收拢权力的手段。石达开作为“五王仅存硕果”,无论是哪一方面对其都非常重视,虽有灭亡之心但脸上总得满脸堆笑。

  因此,石达开选择“远征”实属迫不得已,作为最早的“六王”,他对洪秀全比谁不清楚呢?正因为清楚,才不能回去!正因为他对洪秀全所表现出的破坏性强的政策的不满意,才不能回去,因为,回去就必然反对,而以他的地位和威望,反对就必然意味着削权、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