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惠州公园游记,惠州植物园六篇,如风过境,见识到这些植物了

  2019 小白养花

  一,遇见自杀树

  今天下午,我前往惠州植物园,不料植物园的室内场馆周一不开放,我只好在室外周边溜达。

  在正门附近的路边,我看到一种特别诱人的果实,三三两两挂于树上。该果实,果皮青翠,形呈椭圆状,若不看树叶,很多人会误以为是青枣。

  由于此树种于草地靠里处,我未能站到树下仔细观察,但看树干贴的标签,上面写着“杧海果”。我第一次听说杧海果,想对此树了解更多,便在手机上进行搜索。我搜到的结果,此树应该叫“海杧果”。

  海杧果,属于夹竹桃科,因其果实长得像芒果而得名,实际上它跟芒果树没有半毛钱关系。在该树的介绍里,还提到与之相近的另一种植物,海檬树。此树可就厉害了,外号“自杀树”。

  海檬树开花时,其花朵呈白色花瓣,散发出茉莉香味。海檬树的果实呈青翠色,看着很像小芒果。很多儿童第一次看到海檬果,会误以为是芒果,便采摘来吃,结果导致他们死于非命。

  这不就是我眼前所看到的果实吗?此时,我真为惠州植物园捏足一把汗。

  首先,植物的名称写错了。其次,面对有毒的植物,竟然没有贴出相关警示牌。这样的管理,似乎太粗心大意了。

  万一前来植物园游逛的孩子,真不小心采摘海檬果吃了,然后中毒身亡,那时如何是好?

  虽然惠州植物园内的广播是有所提醒,但对有毒且诱人的果树,还是要进行特别处理,以防万一。

  今日下午,我来惠州植物园,恰逢下雨。园中植物在雨中显得阴郁朦胧,感觉不太好。唯独路边这几棵海檬树,其青色果实能让我眼前一亮,不料此果有毒,其别名竟叫“自杀树”。

  二,看见炮弹果

  昨日,我在惠州植物园的场馆外,见到一棵奇特的树,树上结着硕大的果实,外形看似西瓜,又像柚子。这种树我是第一次见,它的果实高悬于空,竟要用两根交叉的木棍来支撑,让我对此情景充满好奇。

  我靠近树干贴着的标签,上面写着“叉叶木”,这是挺怪的名字。此树少见到,名字更是少有听闻。为对叉叶木有更多了解,我对其进行搜索,得此树或叫葫芦树,外号人称“炮弹果”。

  我在树下抬头仰望该果实,内心确有恐惧,万一这硕大的果实掉下来砸我头上,可就真变成炮弹了。准确来说,惠州植物园的这几棵树,其学名不叫叉叶木,而是葫芦树。

  虽然叉叶木与葫芦树同属紫葳科葫芦树属植物,但叉叶木的树形外观及果实,并非如眼前所见。我眼前所见的树干、枝叶及果实,完全符合葫芦树的生长特征。我断定,这里种植的是葫芦树,不是叉叶木。

  葫芦树原产热带美洲,现中国广东、福建等地有栽培。它有老茎生花的特征,喜欢温暖、湿润、半日照的环境。葫芦树结出的果实,果壳坚硬,可用来做成水瓢,而夏威夷人将其做成各类工艺品。

  没想到,我在此能看见葫芦树,且认识了该树结出的“炮弹”。此炮弹自然不会爆炸,它只是看似危险,大家不要站到树下去观望就可以了。

  此次前来惠州植物园,较为遗憾的是恰逢周一,室内场馆不开放。不过,我在室外环境里转悠时,也见识到一些珍稀植物,不枉来此一游。

  告别了葫芦树,我前行一二十步,见到小园子里种有佛手瓜。此瓜在菜市场或商超常见到,而长在树上的佛手瓜,我算是头回看见。

  这发育不全的佛手瓜,我怎么看都像合拢的鸡爪,哪里像佛手?刚才见到的葫芦树果,虽不像葫芦瓜果的形状,但人家外号“炮弹果”,名副其实。

  现在我看到的佛手瓜,或许应该叫“凤爪瓜”,因为它的外形及结构像极了鸡爪。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植物的学名可不是乱取而来,外号倒是能随便叫。

  三,闷热的室内植物馆

  昨日,我第三次前往惠州植物园,之前两次都遇到室内场馆不开放,这次总算走到场馆里了。

  我进场馆大门,往左侧走,有个小门道可通往室内植物馆。外面天气很热,原本以为室内场馆会凉快些,不料我进来后,才发现馆里的温度,或许比室外还高一些。

  惠州植物馆全身采用玻璃板墙,我在里面望馆顶,就像一个圆形穹庐,阳光直接照射进来。这种设计,从外观上看很别致,但该馆的内部设计与林立的植物融合后显得有些密集。

  我顺着馆内小道走入,侧边有水池,池上有山石,池里栽有水生植物。我的另一侧是走道墙壁,壁上种满各类花草,布置得有些杂乱。

  我不是来说惠州植物园的坏话,我所讲是依据亲眼见到的事实。我走在馆内,给我个人的感觉,就是闷。这或许跟室内外的高温有关系。

  我在植物园馆内的温度计看到度数,将近有40摄氏度,如此高温,不要说人受不了,可能有些植物也会受不了。虽然室内有数个大风扇,以及多处喷洒水雾,可这对降温无济于事。

  场馆的走道,从一楼盘旋而上,我走走拍拍,到达顶楼时,向下俯瞰,竟无发现该馆的美妙所在。我接着去到植物园的沙生馆,此地倒是令我眼前一亮。

  我看到脸盆那般大小的仙人球,还有两三米高的仙人峰,关键这里种植的数量还不少。我从局部看,似乎有给人走进沙漠绿植的错觉。

  该馆的温度比刚才的主馆还高,简直快要热死人。我为多拍几张照片,室内再热也无所谓了,我想看看这些高温下生长的多肉植物。

  沙生馆里的多肉植物,确实让我开了眼界,这些原本生长在沙漠里的植物,现在惠州植物馆便可看到,实属难得。

  我转完沙生馆,对惠州植物园的室内植物有过见识,其中确有特别的植物,就是今天下午此地温度过高,给人总体感觉不是很好。

  今后,我还会再来,带小孩来植物园的室内馆看看,但天气热的时候,就不来了。

  四,红皮糙茶果

  那天下午,我走在惠州植物园又热又闷的室内场馆,无意发现一棵长着奇异果子的树。我贴近树干标签一看,这棵树叫红皮糙果茶。

  我看树上挂的果子,形似丑柑,颜色呈灰褐色,果皮粗糙如沙墙,这皮是真的厚。原本我以为在植物园室内场馆没啥看头,现遇到这棵红皮糙果茶树,倒有些意外收获。

  红皮糙果茶系山茶属小乔木,具有较大的花和果,是重要的油料及观赏植物。今在植物园室内场馆看到此树,其果实确实吸引不少游客停留观望。

  我看着表皮如此粗糙的果子,感觉像是刚从泥土里挖出来,可它却结在树上了。我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这果实无华丽外表,样貌极其普通,然而它同样能够吸引人来观赏。

  我想到今时网络泛滥的短视频网红。一些网红,其相貌普通,还有点丑,可他们的短视频作品却很受欢迎。应该说,能把观众逗笑的短视频都受欢迎。

  由此看来,人们爱赏心悦目的美,同样能够接受充满个性的丑。这红皮糙果茶的果实,长得是有点个性。

  我除观望这树上的果实,还仔细看过它的叶子。这深绿色的树叶长得厚实,光亮有色泽,叶面并不粗糙。这就让我觉得更有趣了,此树枝干挺直秀美,树叶光滑亮丽,唯有结出的果子,竟这般丑。

  据我查阅资料显示,红皮糙果茶的果子不能直接食用,其果皮厚度将近2厘米,果内有茶籽。果农们多是用砍刀将糙果茶果劈开,取出里面的茶籽,再拿去榨油。

  红皮糙果茶果的出油率很高,每50公斤茶籽可产出17.5公斤茶油,每斤茶油的收购价格大约100元。这就为一些山区的农民带来较为丰厚的收入了。

  我在这棵树前停留大半会儿,为其果实拍下几张照片,又往前走了。我很想快点走出惠州植物园的室内场馆,这里确实是热啊!

  五,路边的韭兰花

  我走出惠州植物园的室内场馆,于路边见到一片粉红色小花,铺满草坪。我靠近一看,原来是葱兰,这花在我居住小区内是白色的,这里竟呈粉红色。

  看着一片草坪地皆有此花盛开,我赶紧拿出手机来拍照。粉红的小花,确实比白色花朵惹眼。给这些粉红葱兰拍下几张照片,此次惠州植物园之行就差不多结束了。不过,我还是绕到阴生园去看了。

  今天我打开这些照片来看,感觉微观拍摄没拍好,所取角度没选好,想删了又觉得可惜,只好留着。为对葱兰有更多认识,我特地搜索“粉红葱兰”,不料搜出来的是“韭兰”。

  葱兰花一般为白色,而韭兰花多是粉红。我再细看它的叶子,葱兰为圆形,韭兰则是扁形。眼前手机上的照片,拍摄的不是葱兰,而是韭兰。

  葱兰和韭兰,除了花色,整株植物长得太相像,要没有仔细辨认,确实容易混为一谈。这倒让我想到葱、蒜、韭。

  很多人小时候曾被葱和蒜困扰过,老妈叫去买葱,结果到菜摊处,指着蒜就买回来了。

  到下回去买蒜,一路上念叨着蒜,可在菜摊处,看着葱,一时竟不知买葱还是买蒜,然后就是随便蒙了。

  如今,我在惠州植物园路边看到韭兰,误以为是葱兰,只因我对韭兰了解甚少,经过网络查知,我对两者便有很清晰的认识。

  生活中,我们对一些事情感到困惑,可能是我们对这些事情了解不够透彻。如果我们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就不会困惑不已。

  然而,我们大多数人,会对这些事情持将就态度,感觉不了解清楚也无所谓,反正不是特别重要的事。如此,我们很容易对这些事情一直无知,甚至一直误解下去,这会导致后面我们的价值观出现偏差。

  一些看似小儿科的事情,最后可能出现很严重的后果,我们最好时刻保持好学之心,不知则要知之。

  现在我们的生活环境拥有无处不在的网络,我们只需在手机上将某事物一查,便可知其详细。如此学习之便捷,历史上从未有过,这值得我们去珍惜。

  韭兰,又叫韭莲,也叫风雨花,属于石蒜科葱莲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原产于墨西哥南部至危地马拉,我国南北各地庭园都有引种栽培。

  六,阴生园见鹰爪花果实

  我上次去植物园,幸遇天晴,从室内场馆出来后,走到阴生园来。在园内,我看见鹰爪花果实了。

  之前我只见过鹰爪花,其果实未有见过,这次见到,感觉这些小小个的果实连结一起,还挺有意趣。我拿出手机,就是拍照,想把高处挂着的果实拍清晰了。

  鹰爪花,又叫鹰爪桃,也叫鸡爪兰。我们看其花朵,长得确像鸡爪。我们看其果实,长得确像青色小桃子。对此树的命名还是比较形象生动。

  眼前这棵鹰爪花,树上结有好几处果实,都在高处。我伸直双手,好不容易才拍到几张过得去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的果实,感觉真好看。

  阴生园种有两三棵鹰爪花,我每棵看过,似乎就只有这棵树结果了。这跟我前些天在东江公园看到野菠萝的情况一样,共同生长在一个地方,有的结果,有的还长残了。

  回想我们生活的环境,在相同条件下,有的干出一番成绩,有的则默默无闻,这都是常见到的情况。具体到我现在写的自媒体,有人写出来的内容广受欢迎,有人写的内容就是没人看。或许我们应该找找原因了。

  在阴生园这里,虽然环境大致相同,可每种植物的适应性,包括它们受日照的范围,都有可能影响生长。我于此地,不仅看见鹰爪花的果实,还见到其它果实。

  所以说,一棵植物能否开花结果,除了园丁辛勤的灌溉和栽培,便是植物自身的生长情况而定。一个人的成长过程,莫过于此。

  倘若此人硬是不成长,甘愿做温室里的花朵,他的一生就此了结。我们都必须经受风吹日晒雨淋,甚至可能面临折枝的痛苦,只有如此才能使我们成长得更快。

  每次我看到树上结出果实,都深感此树背后的不易。我会在树下细细观赏,不曾想去摘取,除非果实成熟。鹰爪花的果实,可入中药,味辛、微苦、性微寒,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不过,我提醒大家,在植物园或公园看到树上的果实时,千万不要随便采摘。有的果实好看,但有毒。

  图文/庄泽峰

  一,遇见自杀树

  今天下午,我前往惠州植物园,不料植物园的室内场馆周一不开放,我只好在室外周边溜达。

  在正门附近的路边,我看到一种特别诱人的果实,三三两两挂于树上。该果实,果皮青翠,形呈椭圆状,若不看树叶,很多人会误以为是青枣。

  由于此树种于草地靠里处,我未能站到树下仔细观察,但看树干贴的标签,上面写着“杧海果”。我第一次听说杧海果,想对此树了解更多,便在手机上进行搜索。我搜到的结果,此树应该叫“海杧果”。

  海杧果,属于夹竹桃科,因其果实长得像芒果而得名,实际上它跟芒果树没有半毛钱关系。在该树的介绍里,还提到与之相近的另一种植物,海檬树。此树可就厉害了,外号“自杀树”。

  海檬树开花时,其花朵呈白色花瓣,散发出茉莉香味。海檬树的果实呈青翠色,看着很像小芒果。很多儿童第一次看到海檬果,会误以为是芒果,便采摘来吃,结果导致他们死于非命。

  这不就是我眼前所看到的果实吗?此时,我真为惠州植物园捏足一把汗。

  首先,植物的名称写错了。其次,面对有毒的植物,竟然没有贴出相关警示牌。这样的管理,似乎太粗心大意了。

  万一前来植物园游逛的孩子,真不小心采摘海檬果吃了,然后中毒身亡,那时如何是好?

  虽然惠州植物园内的广播是有所提醒,但对有毒且诱人的果树,还是要进行特别处理,以防万一。

  今日下午,我来惠州植物园,恰逢下雨。园中植物在雨中显得阴郁朦胧,感觉不太好。唯独路边这几棵海檬树,其青色果实能让我眼前一亮,不料此果有毒,其别名竟叫“自杀树”。

  二,看见炮弹果

  昨日,我在惠州植物园的场馆外,见到一棵奇特的树,树上结着硕大的果实,外形看似西瓜,又像柚子。这种树我是第一次见,它的果实高悬于空,竟要用两根交叉的木棍来支撑,让我对此情景充满好奇。

  我靠近树干贴着的标签,上面写着“叉叶木”,这是挺怪的名字。此树少见到,名字更是少有听闻。为对叉叶木有更多了解,我对其进行搜索,得此树或叫葫芦树,外号人称“炮弹果”。

  我在树下抬头仰望该果实,内心确有恐惧,万一这硕大的果实掉下来砸我头上,可就真变成炮弹了。准确来说,惠州植物园的这几棵树,其学名不叫叉叶木,而是葫芦树。

  虽然叉叶木与葫芦树同属紫葳科葫芦树属植物,但叉叶木的树形外观及果实,并非如眼前所见。我眼前所见的树干、枝叶及果实,完全符合葫芦树的生长特征。我断定,这里种植的是葫芦树,不是叉叶木。

  葫芦树原产热带美洲,现中国广东、福建等地有栽培。它有老茎生花的特征,喜欢温暖、湿润、半日照的环境。葫芦树结出的果实,果壳坚硬,可用来做成水瓢,而夏威夷人将其做成各类工艺品。

  没想到,我在此能看见葫芦树,且认识了该树结出的“炮弹”。此炮弹自然不会爆炸,它只是看似危险,大家不要站到树下去观望就可以了。

  此次前来惠州植物园,较为遗憾的是恰逢周一,室内场馆不开放。不过,我在室外环境里转悠时,也见识到一些珍稀植物,不枉来此一游。

  告别了葫芦树,我前行一二十步,见到小园子里种有佛手瓜。此瓜在菜市场或商超常见到,而长在树上的佛手瓜,我算是头回看见。

  这发育不全的佛手瓜,我怎么看都像合拢的鸡爪,哪里像佛手?刚才见到的葫芦树果,虽不像葫芦瓜果的形状,但人家外号“炮弹果”,名副其实。

  现在我看到的佛手瓜,或许应该叫“凤爪瓜”,因为它的外形及结构像极了鸡爪。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植物的学名可不是乱取而来,外号倒是能随便叫。

  三,闷热的室内植物馆

  昨日,我第三次前往惠州植物园,之前两次都遇到室内场馆不开放,这次总算走到场馆里了。

  我进场馆大门,往左侧走,有个小门道可通往室内植物馆。外面天气很热,原本以为室内场馆会凉快些,不料我进来后,才发现馆里的温度,或许比室外还高一些。

  惠州植物馆全身采用玻璃板墙,我在里面望馆顶,就像一个圆形穹庐,阳光直接照射进来。这种设计,从外观上看很别致,但该馆的内部设计与林立的植物融合后显得有些密集。

  我顺着馆内小道走入,侧边有水池,池上有山石,池里栽有水生植物。我的另一侧是走道墙壁,壁上种满各类花草,布置得有些杂乱。

  我不是来说惠州植物园的坏话,我所讲是依据亲眼见到的事实。我走在馆内,给我个人的感觉,就是闷。这或许跟室内外的高温有关系。

  我在植物园馆内的温度计看到度数,将近有40摄氏度,如此高温,不要说人受不了,可能有些植物也会受不了。虽然室内有数个大风扇,以及多处喷洒水雾,可这对降温无济于事。

  场馆的走道,从一楼盘旋而上,我走走拍拍,到达顶楼时,向下俯瞰,竟无发现该馆的美妙所在。我接着去到植物园的沙生馆,此地倒是令我眼前一亮。

  我看到脸盆那般大小的仙人球,还有两三米高的仙人峰,关键这里种植的数量还不少。我从局部看,似乎有给人走进沙漠绿植的错觉。

  该馆的温度比刚才的主馆还高,简直快要热死人。我为多拍几张照片,室内再热也无所谓了,我想看看这些高温下生长的多肉植物。

  沙生馆里的多肉植物,确实让我开了眼界,这些原本生长在沙漠里的植物,现在惠州植物馆便可看到,实属难得。

  我转完沙生馆,对惠州植物园的室内植物有过见识,其中确有特别的植物,就是今天下午此地温度过高,给人总体感觉不是很好。

  今后,我还会再来,带小孩来植物园的室内馆看看,但天气热的时候,就不来了。

  四,红皮糙茶果

  那天下午,我走在惠州植物园又热又闷的室内场馆,无意发现一棵长着奇异果子的树。我贴近树干标签一看,这棵树叫红皮糙果茶。

  我看树上挂的果子,形似丑柑,颜色呈灰褐色,果皮粗糙如沙墙,这皮是真的厚。原本我以为在植物园室内场馆没啥看头,现遇到这棵红皮糙果茶树,倒有些意外收获。

  红皮糙果茶系山茶属小乔木,具有较大的花和果,是重要的油料及观赏植物。今在植物园室内场馆看到此树,其果实确实吸引不少游客停留观望。

  我看着表皮如此粗糙的果子,感觉像是刚从泥土里挖出来,可它却结在树上了。我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这果实无华丽外表,样貌极其普通,然而它同样能够吸引人来观赏。

  我想到今时网络泛滥的短视频网红。一些网红,其相貌普通,还有点丑,可他们的短视频作品却很受欢迎。应该说,能把观众逗笑的短视频都受欢迎。

  由此看来,人们爱赏心悦目的美,同样能够接受充满个性的丑。这红皮糙果茶的果实,长得是有点个性。

  我除观望这树上的果实,还仔细看过它的叶子。这深绿色的树叶长得厚实,光亮有色泽,叶面并不粗糙。这就让我觉得更有趣了,此树枝干挺直秀美,树叶光滑亮丽,唯有结出的果子,竟这般丑。

  据我查阅资料显示,红皮糙果茶的果子不能直接食用,其果皮厚度将近2厘米,果内有茶籽。果农们多是用砍刀将糙果茶果劈开,取出里面的茶籽,再拿去榨油。

  红皮糙果茶果的出油率很高,每50公斤茶籽可产出17.5公斤茶油,每斤茶油的收购价格大约100元。这就为一些山区的农民带来较为丰厚的收入了。

  我在这棵树前停留大半会儿,为其果实拍下几张照片,又往前走了。我很想快点走出惠州植物园的室内场馆,这里确实是热啊!

  五,路边的韭兰花

  我走出惠州植物园的室内场馆,于路边见到一片粉红色小花,铺满草坪。我靠近一看,原来是葱兰,这花在我居住小区内是白色的,这里竟呈粉红色。

  看着一片草坪地皆有此花盛开,我赶紧拿出手机来拍照。粉红的小花,确实比白色花朵惹眼。给这些粉红葱兰拍下几张照片,此次惠州植物园之行就差不多结束了。不过,我还是绕到阴生园去看了。

  今天我打开这些照片来看,感觉微观拍摄没拍好,所取角度没选好,想删了又觉得可惜,只好留着。为对葱兰有更多认识,我特地搜索“粉红葱兰”,不料搜出来的是“韭兰”。

  葱兰花一般为白色,而韭兰花多是粉红。我再细看它的叶子,葱兰为圆形,韭兰则是扁形。眼前手机上的照片,拍摄的不是葱兰,而是韭兰。

  葱兰和韭兰,除了花色,整株植物长得太相像,要没有仔细辨认,确实容易混为一谈。这倒让我想到葱、蒜、韭。

  很多人小时候曾被葱和蒜困扰过,老妈叫去买葱,结果到菜摊处,指着蒜就买回来了。

  到下回去买蒜,一路上念叨着蒜,可在菜摊处,看着葱,一时竟不知买葱还是买蒜,然后就是随便蒙了。

  如今,我在惠州植物园路边看到韭兰,误以为是葱兰,只因我对韭兰了解甚少,经过网络查知,我对两者便有很清晰的认识。

  生活中,我们对一些事情感到困惑,可能是我们对这些事情了解不够透彻。如果我们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就不会困惑不已。

  然而,我们大多数人,会对这些事情持将就态度,感觉不了解清楚也无所谓,反正不是特别重要的事。如此,我们很容易对这些事情一直无知,甚至一直误解下去,这会导致后面我们的价值观出现偏差。

  一些看似小儿科的事情,最后可能出现很严重的后果,我们最好时刻保持好学之心,不知则要知之。

  现在我们的生活环境拥有无处不在的网络,我们只需在手机上将某事物一查,便可知其详细。如此学习之便捷,历史上从未有过,这值得我们去珍惜。

  韭兰,又叫韭莲,也叫风雨花,属于石蒜科葱莲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原产于墨西哥南部至危地马拉,我国南北各地庭园都有引种栽培。

  六,阴生园见鹰爪花果实

  我上次去植物园,幸遇天晴,从室内场馆出来后,走到阴生园来。在园内,我看见鹰爪花果实了。

  之前我只见过鹰爪花,其果实未有见过,这次见到,感觉这些小小个的果实连结一起,还挺有意趣。我拿出手机,就是拍照,想把高处挂着的果实拍清晰了。

  鹰爪花,又叫鹰爪桃,也叫鸡爪兰。我们看其花朵,长得确像鸡爪。我们看其果实,长得确像青色小桃子。对此树的命名还是比较形象生动。

  眼前这棵鹰爪花,树上结有好几处果实,都在高处。我伸直双手,好不容易才拍到几张过得去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的果实,感觉真好看。

  阴生园种有两三棵鹰爪花,我每棵看过,似乎就只有这棵树结果了。这跟我前些天在东江公园看到野菠萝的情况一样,共同生长在一个地方,有的结果,有的还长残了。

  回想我们生活的环境,在相同条件下,有的干出一番成绩,有的则默默无闻,这都是常见到的情况。具体到我现在写的自媒体,有人写出来的内容广受欢迎,有人写的内容就是没人看。或许我们应该找找原因了。

  在阴生园这里,虽然环境大致相同,可每种植物的适应性,包括它们受日照的范围,都有可能影响生长。我于此地,不仅看见鹰爪花的果实,还见到其它果实。

  所以说,一棵植物能否开花结果,除了园丁辛勤的灌溉和栽培,便是植物自身的生长情况而定。一个人的成长过程,莫过于此。

  倘若此人硬是不成长,甘愿做温室里的花朵,他的一生就此了结。我们都必须经受风吹日晒雨淋,甚至可能面临折枝的痛苦,只有如此才能使我们成长得更快。

  每次我看到树上结出果实,都深感此树背后的不易。我会在树下细细观赏,不曾想去摘取,除非果实成熟。鹰爪花的果实,可入中药,味辛、微苦、性微寒,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不过,我提醒大家,在植物园或公园看到树上的果实时,千万不要随便采摘。有的果实好看,但有毒。

  图文/庄泽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