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
导航菜单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潘文博:我记忆中的中国粮食中国饭碗

2019 src="http://static.1sapp.com/lw/img/2019/10/16/20e84392ad5a8a4abc58551bf10dd56d.jpeg" />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粮食生产在不懈探索和制度创新方面取得了新突破。我在农村长大,在农业学院上学。我一直在农业和农村事务部从事食品生产。我对食品生产和确保饭碗有很多感觉。我有三个最深刻的记忆。

一是解决温饱问题。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粮食产量只有2000多亿斤,人均占有400多斤。到1978年改革开放时,粮食产量已超过6000亿斤,人均占有超过600斤。那时,我在小学,在家吃饭的问题基本解决了。我不仅可以吃混合面粉的馒头,还可以在节日吃美味的饺子。

第二是告别粮票。自从我上初中以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我经历了粮票时代。我在1986年上大学。当我离开家时,我父亲从亲戚朋友那里筹集了100公斤国家粮票,为我应对紧急情况做准备。1993年,当我从研究生院毕业到北京工作时,恰逢中国实施食品市场改革。粮票完全从历史舞台上撤了下来。我父亲给了我没有用完的粮票,现在还留着。

三是满足需求。进入工作岗位后,赶上国家发展粮食生产的步伐。1996年年产量突破亿斤。粮食供求从长期短缺转变为总量的基本平衡。自2004年以来,我有幸见证了“连续16年的丰收”。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粮食产量连续八年保持在亿斤以上,连续五年保持在亿斤以上。中国人民的饭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们不仅吃得好,而且吃得好,吃得健康。这为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求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也为整体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压石”的作用。

洪范八届政府,食物第一。从“新中国成立之初5亿人吃不饱”到“新时代开始时14亿人吃不饱”,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人更能理解这条饱腹之路的起伏。没有哪个时代能更好地解决长期以来一直想解决但尚未解决的饮食问题。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粮食生产在不懈探索和制度创新方面取得了新突破。我在农村长大,在农业学院上学。我一直在农业和农村事务部从事食品生产。我对食品生产和确保饭碗有很多感觉。我有三个最深刻的记忆。

一是解决温饱问题。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粮食产量只有2000多亿斤,人均占有400多斤。到1978年改革开放时,粮食产量已超过6000亿斤,人均占有超过600斤。那时,我在小学,在家吃饭的问题基本解决了。我不仅可以吃混合面粉的馒头,还可以在节日吃美味的饺子。

第二是告别粮票。自从我上初中以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我经历了粮票时代。我在1986年上大学。当我离开家时,我父亲从亲戚朋友那里筹集了100公斤国家粮票,为我应对紧急情况做准备。1993年,当我从研究生院毕业到北京工作时,恰逢中国实施食品市场改革。粮票完全从历史舞台上撤了下来。我父亲给了我没有用完的粮票,现在还留着。

三是满足需求。进入工作岗位后,赶上国家发展粮食生产的步伐。1996年年产量突破亿斤。粮食供求从长期短缺转变为总量的基本平衡。自2004年以来,我有幸见证了“连续16年的丰收”。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粮食产量连续八年保持在亿斤以上,连续五年保持在亿斤以上。中国人民的饭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们不仅吃得好,而且吃得好,吃得健康。这为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求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也为整体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压石”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