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小说姚翁断言王娡将生下天子臧氏用一枚铜钱做决定

  小说:姚翁断言王娡将生下天子,臧氏用一枚铜钱做决定

  大年三十,当长陵人都在忙着团圆饭时,田家却乱成了一锅粥。

  从早上开始,王娡就喊着肚子疼,臧氏意识到她可能要生了。一连多日守在身边的金王孙赶紧和王信到镇上请专事接生的黄婆,磨蹭了半天,黄婆才很不情愿的来到田家。

  更让黄婆不爽的是,王娡疼了一上午,孩子却始终没有露头。黄婆看了一眼,嘟囔道:“难产,慢慢等吧。”一家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王娡更疼得满头大汗。

  直到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王娡才总算生出来了,是个女孩。金王孙给她取名金俗。

  臧氏按照长陵的标准,给了黄婆二百钱,黄婆却没有接。哦,今天是大年三十,耽误了人家过年,应该给双份,臧氏再加了二百钱,黄婆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床榻之上,金王孙紧紧握着王娡的手,既有心疼,也有喜悦。他柔声说道:“辛苦你了。”王娡含笑点头,脸上挂满了幸福。

  当天晚上,金王孙就赶回家报喜。第二天一大早,金王孙又从槐里赶了回来,手提两只老母鸡,外加各种补品。看样子,他几乎一夜没合眼。

  刚生完小孩,王娡只能在娘家坐月子。金王孙很是过意不去,将家里仅剩的十缗钱全部拿了过来,交到臧氏手里,臧氏没有推辞,只说了句:“娡儿在这里,你一切放心。”

  王娡满月后,金王孙提出要接母女俩回家。臧氏拒绝了:“你家马上就要开始忙了,还是我来照顾吧,等到俗儿再大一点,你再来接她们回家。”

  岳母都如此说了,金王孙还能怎么办呢?在邻里人眼中,金家真是找了一个好亲家,儿媳妇怀孕、生产、坐月子全都在娘家,没给婆家添麻烦,这样的岳母哪里找?

  但在金王孙以及他父母眼里,却很不是滋味,儿媳妇长期住在娘家,总让人心里不踏实。

  转眼间,春天来了,春风吹绿了门前的柳树,阳光叫开了路旁的小花,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金俗在母亲和外婆的照料下茁壮成长,眉眼间和王娡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一天,王娡正在院子里哄金俗睡觉,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姚翁先生,到我家坐坐吧,看看我家孙儿面相如何。”

  又是这个老头子!对于姚翁这个人,王娡是早有所闻,听说他是长安最著名的相士之一,仅从相貌上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生死贵贱,人称姚铁嘴。

  姚翁相面独具一格,别人相面都是收取固定的费用,他却认为对于穷苦人要少收点,对于那些日后要大富大贵的不妨多收一点。不过,谁不希望被姚翁多收点钱呢?

  王娡是从来不相信这些的,每次看到姚翁都躲得远远的。王娡始终认为,一个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相面的说你命中富贵,难道你躺在家里就富贵了?

  正当这么想时,姚翁却自行走进了田家院子,王娡不想搭理他,姚翁也不说话。

  不一会儿,臧氏从内屋出来了。她知道,姚翁主动进屋必有所言,很热情的给姚翁搬来了一只凳子,又倒了一杯茶,客客气气道:“姚翁先生,最近可否遇到大富大贵之相?”

  姚翁慢悠悠道:“芸芸众生,多是碌碌,何曾有几个大富大贵?”

  臧氏笑道:“先生说的是,大富大贵者必生于大富大贵之家,蝼蚁小民自不敢奢望。”

  姚翁摇摇头:“夫人错矣。天道恒一,富贵不常,王侯之家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平民之子时来运转一步登天,近五十年间还见得少吗?”

  一句话似乎触到了臧氏的痛处,沉默有顷,她正色道:“先生可否为我几位孩儿一相?”

  姚翁哈哈大笑:“我既来之,怎可不留一言?”

  臧氏恭敬道:“请先生一观我的大女儿。”臧氏指的是王娡。

  王娡本想躲开,但又不想逆了母亲的意,只好坐在原地,让姚翁细细端详。不一会儿,姚翁神色有些异样道:“可否看看其他几位?”

  恰好那天王信也在家,于是臧氏将他们全都叫了出来,站成一排让姚翁一一参详。

  姚翁在王信、王娡、王儿姁、田蚡和田胜几人的脸上看了一遍又一遍,忍不住惊叹道:“老夫平生相人无数,还从未见过如此面相,奇哉,奇哉。”

  臧氏不明所以:“先生此话何意,可否明示?”

  姚翁郑重道:“外间人多口杂,请借一步说话。”

  臧氏忙将姚翁请进屋内,姚翁叹息道:“夫人的五位子女都是大富大贵之相,贵不可言。”

  臧氏一脸不可置信:“先生莫要说笑。”

  姚翁正色道:“老夫从不打诳语,夫人子女之富贵全部来自一个人。”

  臧氏紧张道:“谁?”

  姚翁斩钉截铁:“夫人的大女儿日后将生下天子。”

  臧氏大惊,这种话要是被人听到了,那可是大逆不道之言,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她脸色一沉:“先生莫要开这种玩笑。”

  姚翁捋须道:“天命如此,老夫何敢?二十年后,老夫之言必将应验。”

  说完,姚翁转身推门而出,留下一脸愕然的臧氏。

  入夜,臧氏辗转反侧,反复回味白天姚翁所言,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虚言,但他的话未免也过于石破天惊,简直是天方夜谭。

  娡儿将生下天子?和谁生下天子?金王孙吗?绝对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生下来的孩子永远是个农民。

  如何才能生下天子?只有嫁给天子或者太子。但这也太荒谬了,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罢了,罢了,还是不要痴人说梦了。

  然而,一连几天,臧氏都被一种奇怪的情绪折磨,一种声音告诉她要赌一赌,一种声音告诉她放弃吧,不要痴心妄想了。最后,臧氏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这一天,臧氏将一把梯子搬进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关得严严实实。架上梯子,她爬到屋梁上取下一块似有些年头的灵位,上书七个大字“故燕王臧荼之位”。

  臧氏将灵位摆在房间正中,跪倒于地,拿出一枚铜钱,默默祷告道:“若姚翁之言是真,铜钱正面朝上;如若是假,铜钱反面朝上。”

  祷告完毕,臧氏将那枚铜钱抛向空中,叮铃一声,铜钱掉落于地,正面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