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不负 | 【前传】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对长亭晚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青衫女子擎一柄油纸伞立在桥头,于满目滟滟春光里独留一抹青色,山色归来晚,落雨入红尘。

  “你来了……”朝岁看着匆匆赶来的白衣男子,忽的笑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那男子漠然抬眼,祭出了手中长剑,直直指向她。

  “你屠我璇玑满门,从此你我不共戴天,我曲尘必血此仇。”

  一字一句,她听得分明。

  却疑惑的望着他,喃喃道,“我何时屠你满门了?这三日我一直都在此处等你。”

  “你还不承认,师兄师弟皆被浮沉珠所杀,除了你还有谁!”

  女子一动未动,任他刺向她,留下一个血色剑花,只愣愣看着他,“你,要杀我?”

  “是,我会杀了你,”他冷冷道,“或许被你所杀。”

  “不,不……”她摇头,“我怎么会杀你呢,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离开这里,从此不问世事吗?”

  “你不是说要陪我过很多很多年……”

  话还未说完,又一剑刺穿了她的肩胛骨,朝岁擎着伞的手颤了颤,血染了半边青衫。对面人愈抽回剑,谁知她竟上前一步,那剑往前刺了一寸,她忍着疼,颤着声道:“我一直在等着你,一直在等……”

  她一步步上前,那剑一寸寸深入,便与他近得贴身相对。

  “我最后问你一次,”她静静看着他,“跟不跟我走……”

  曲尘面容阴冷,猛的拔出剑,发出嗡嗡鸣响,看着她道,“朝岁,把浮尘珠给我。”

  “你终是不信我。”她慢慢撤回目光,踉跄几步,抬手祭起浮沉珠,紫色的流光在耀黑的珠子上流转,“你对我说你已辞去掌门之位,不再飞升上仙,可你却连心魔都摆脱不了,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从没有信过我。”

  “住口!”曲尘紧紧捂住心口,“你杀了这么多人,你这个……”

  “你这个……妖。”

  曲尘手一松,手中震动的剑已经飞出去,剑身穿过濛濛烟雨,穿过这三日女子在上面来来回回,回回来来,将不长的桥也走成了长桥的长亭,穿过油纸伞,刺穿了朝岁的胸口。

  红色的血顺着剑身流淌,或许是感应到了她体内力量的流失,浮沉珠颤了颤就跌下来,曲尘伸手接住了它。

  那一瞬间似乎成为永恒,朝岁遥遥地伸出手,曲尘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我都要死了,你也不说点什么哄我开心吗?”朝岁轻轻笑着。

  “你不会死。你是九尾灵狐,若连这一剑都挨不住,岂不是太丢你青丘的脸了。”曲尘默默转过头,将剑从朝岁身体里生生拔出来,似乎能听见利刃擦过皮肉的声音,她喷出一口鲜血,笑着后退了几步:“可惜这已经是我最后一命了,你也算报了仇了。”话音未落,男子蓦的转过身来,震惊的看着她。朝岁仍是笑,“其实从你来救我,我便察觉你是为浮沉珠而来,可我一直不愿去信,我宁肯相信你是真的爱我。”

  她仰头,雨落到眉梢一路凉到心里。

  “曲尘,我骗了自己这么久,终是不能再骗下去了。若有来生,唯求与你永不相遇,再不爱你。”

  朝岁急速转身跳下长亭桥,衣袂翻飞犹如一只轻巧蝴蝶,曲尘疾行上前想要抓住她,可终究慢了一步,手中只余一柄破伞和一滴鲜红的血。

  十里长亭,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临湖

  0.1

  2019.08.12 20:26

  字数 1166

  对长亭晚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青衫女子擎一柄油纸伞立在桥头,于满目滟滟春光里独留一抹青色,山色归来晚,落雨入红尘。

  “你来了……”朝岁看着匆匆赶来的白衣男子,忽的笑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那男子漠然抬眼,祭出了手中长剑,直直指向她。

  “你屠我璇玑满门,从此你我不共戴天,我曲尘必血此仇。”

  一字一句,她听得分明。

  却疑惑的望着他,喃喃道,“我何时屠你满门了?这三日我一直都在此处等你。”

  “你还不承认,师兄师弟皆被浮沉珠所杀,除了你还有谁!”

  女子一动未动,任他刺向她,留下一个血色剑花,只愣愣看着他,“你,要杀我?”

  “是,我会杀了你,”他冷冷道,“或许被你所杀。”

  “不,不……”她摇头,“我怎么会杀你呢,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离开这里,从此不问世事吗?”

  “你不是说要陪我过很多很多年……”

  话还未说完,又一剑刺穿了她的肩胛骨,朝岁擎着伞的手颤了颤,血染了半边青衫。对面人愈抽回剑,谁知她竟上前一步,那剑往前刺了一寸,她忍着疼,颤着声道:“我一直在等着你,一直在等……”

  她一步步上前,那剑一寸寸深入,便与他近得贴身相对。

  “我最后问你一次,”她静静看着他,“跟不跟我走……”

  曲尘面容阴冷,猛的拔出剑,发出嗡嗡鸣响,看着她道,“朝岁,把浮尘珠给我。”

  “你终是不信我。”她慢慢撤回目光,踉跄几步,抬手祭起浮沉珠,紫色的流光在耀黑的珠子上流转,“你对我说你已辞去掌门之位,不再飞升上仙,可你却连心魔都摆脱不了,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从没有信过我。”

  “住口!”曲尘紧紧捂住心口,“你杀了这么多人,你这个……”

  “你这个……妖。”

  曲尘手一松,手中震动的剑已经飞出去,剑身穿过濛濛烟雨,穿过这三日女子在上面来来回回,回回来来,将不长的桥也走成了长桥的长亭,穿过油纸伞,刺穿了朝岁的胸口。

  红色的血顺着剑身流淌,或许是感应到了她体内力量的流失,浮沉珠颤了颤就跌下来,曲尘伸手接住了它。

  那一瞬间似乎成为永恒,朝岁遥遥地伸出手,曲尘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我都要死了,你也不说点什么哄我开心吗?”朝岁轻轻笑着。

  “你不会死。你是九尾灵狐,若连这一剑都挨不住,岂不是太丢你青丘的脸了。”曲尘默默转过头,将剑从朝岁身体里生生拔出来,似乎能听见利刃擦过皮肉的声音,她喷出一口鲜血,笑着后退了几步:“可惜这已经是我最后一命了,你也算报了仇了。”话音未落,男子蓦的转过身来,震惊的看着她。朝岁仍是笑,“其实从你来救我,我便察觉你是为浮沉珠而来,可我一直不愿去信,我宁肯相信你是真的爱我。”

  她仰头,雨落到眉梢一路凉到心里。

  “曲尘,我骗了自己这么久,终是不能再骗下去了。若有来生,唯求与你永不相遇,再不爱你。”

  朝岁急速转身跳下长亭桥,衣袂翻飞犹如一只轻巧蝴蝶,曲尘疾行上前想要抓住她,可终究慢了一步,手中只余一柄破伞和一滴鲜红的血。

  十里长亭,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长亭晚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青衫女子擎一柄油纸伞立在桥头,于满目滟滟春光里独留一抹青色,山色归来晚,落雨入红尘。

  “你来了……”朝岁看着匆匆赶来的白衣男子,忽的笑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那男子漠然抬眼,祭出了手中长剑,直直指向她。

  “你屠我璇玑满门,从此你我不共戴天,我曲尘必血此仇。”

  一字一句,她听得分明。

  却疑惑的望着他,喃喃道,“我何时屠你满门了?这三日我一直都在此处等你。”

  “你还不承认,师兄师弟皆被浮沉珠所杀,除了你还有谁!”

  女子一动未动,任他刺向她,留下一个血色剑花,只愣愣看着他,“你,要杀我?”

  “是,我会杀了你,”他冷冷道,“或许被你所杀。”

  “不,不……”她摇头,“我怎么会杀你呢,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离开这里,从此不问世事吗?”

  “你不是说要陪我过很多很多年……”

  话还未说完,又一剑刺穿了她的肩胛骨,朝岁擎着伞的手颤了颤,血染了半边青衫。对面人愈抽回剑,谁知她竟上前一步,那剑往前刺了一寸,她忍着疼,颤着声道:“我一直在等着你,一直在等……”

  她一步步上前,那剑一寸寸深入,便与他近得贴身相对。

  “我最后问你一次,”她静静看着他,“跟不跟我走……”

  曲尘面容阴冷,猛的拔出剑,发出嗡嗡鸣响,看着她道,“朝岁,把浮尘珠给我。”

  “你终是不信我。”她慢慢撤回目光,踉跄几步,抬手祭起浮沉珠,紫色的流光在耀黑的珠子上流转,“你对我说你已辞去掌门之位,不再飞升上仙,可你却连心魔都摆脱不了,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从没有信过我。”

  “住口!”曲尘紧紧捂住心口,“你杀了这么多人,你这个……”

  “你这个……妖。”

  曲尘手一松,手中震动的剑已经飞出去,剑身穿过濛濛烟雨,穿过这三日女子在上面来来回回,回回来来,将不长的桥也走成了长桥的长亭,穿过油纸伞,刺穿了朝岁的胸口。

  红色的血顺着剑身流淌,或许是感应到了她体内力量的流失,浮沉珠颤了颤就跌下来,曲尘伸手接住了它。

  那一瞬间似乎成为永恒,朝岁遥遥地伸出手,曲尘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我都要死了,你也不说点什么哄我开心吗?”朝岁轻轻笑着。

  “你不会死。你是九尾灵狐,若连这一剑都挨不住,岂不是太丢你青丘的脸了。”曲尘默默转过头,将剑从朝岁身体里生生拔出来,似乎能听见利刃擦过皮肉的声音,她喷出一口鲜血,笑着后退了几步:“可惜这已经是我最后一命了,你也算报了仇了。”话音未落,男子蓦的转过身来,震惊的看着她。朝岁仍是笑,“其实从你来救我,我便察觉你是为浮沉珠而来,可我一直不愿去信,我宁肯相信你是真的爱我。”

  她仰头,雨落到眉梢一路凉到心里。

  “曲尘,我骗了自己这么久,终是不能再骗下去了。若有来生,唯求与你永不相遇,再不爱你。”

  朝岁急速转身跳下长亭桥,衣袂翻飞犹如一只轻巧蝴蝶,曲尘疾行上前想要抓住她,可终究慢了一步,手中只余一柄破伞和一滴鲜红的血。

  十里长亭,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