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我和弟弟读了大学,我家还是全村最穷的

  文|娴现

  

  前几天清华大学本科生开学,在清华读研的老弟抽空拍了新生照片分享给我,我一时没忍住,将奶奶住院的消息透露了。

  老弟听完满是无奈,我以为他感慨的是80岁老人独自在家,亲戚邻里都没照应,结果他说:“你知道奶奶病得那么厉害为什么亲戚邻里都没管吗?”

  “为什么?”我想不明白。

  “因为穷,别人看不起,所以不帮忙。”老弟一针见血,我心窝直疼。

  因为穷,所以被别人看不起,这种滋味我已受了多年,当我通过勤学苦读逃离掉时,我至亲的亲人却还在受苦。

  无数次我问自己,在利益至上的时代,我没有值得交换的资本,别人凭什么帮我?

  回头去看,我们家的唯一资本,只是我和我弟上了个大学而已。

  01

  复读上二本,我是村里第四个大学生。

  2011年高考,我离二本线差11分,父亲要求我复读,2012年二战,我高了二本线15分,顺利进入本省一所师范院校。

  那时的我,内心怀揣憧憬,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我绝对不能辜负。

  父母没有让我贷款上大学,没有拖过我一天生活费,父亲只是叮嘱我:“上大学一门心思学习就行,钱的事别操心。”

  所以进入大学第一天,我便亮出了自己的底牌,要么赢,要么败!

  我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是因为有父母在身后做我最坚实的后盾。他们放弃农田,暂别故乡,南下广东,进厂打拼,一干就是十多年。

  后来老弟也考上大学,他自然受到和我一样的“优待”,不用愁钱,念书就行。

  在我和弟弟上大学期间,别人对我父母恭维最多的一句就是:“你们真能干,培养了两个大学生!”

  在全村5位大学生中,我家占了两个,另外3个分别是我堂姐,我发小的堂姐,我发小。若当时因为数量的取胜有点自豪的话,那之后的对比便是深深的压力和无力。

  

  02

  保研去清华,我家依旧是全村最穷的。

  我总觉得,别人的四年一晃而过,之后便是入职挣钱,孝敬爸妈,补贴家用。可我们因为复读,因为年龄,因为考研,好像学业之旅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似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沉沦于无尽耗费父母血汗钱的自责中无法自拔,每次回老家,摇摇欲坠的房屋,亲戚的冷言冷语,我不禁连连寒战。

  2016年,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研究生,我没有多少喜悦,甚至后悔考研,因为我竟又将父母的工作期限延长了。

  2017年,老弟被保送去清华读研的消息传来,给黯淡无光的生活增添了一丝明媚,终日埋首于机器中的父母脸上多了点笑意,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2018年,我因意外退学后,自卑感达到顶峰,我认为自己这辈子都毁了,我连别人口中小学毕业的女生都比不过了。

  在这期间,我竟不知道村里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我2012年离家上大学,到如今短短七年,我家沦为了全村最穷。

  没有楼房,没有汽车,没有空调,没有电脑,没有网线,依旧维持着十几年不变的破败。

  不是说读书改变命运,知识就是生产力吗?我和弟弟上了个大学,我家怎么成了全村最穷?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点儿也不留恋过去的时光,我只希望时间快点再快点,快到弟弟顺利毕业,挣钱;快到父母早日回家,修葺新房;快到我能挣很多很多钱,改变很多很多事。

  可越是如此,时间越慢如蜗牛,永远那么漫不经心地爬着。无法改变现状的困顿和失意时时占据我的心房,读了大学又如何?

  复读那年时不时涌上我心喉的想法,早点出去打工比一直死读书强一百倍,再次重回我的思想,令我倍感失落。

  读书,到底要怎样改变命运?

  

  03

  自由做选择,才是我改变命运的武器。

  幸好渐渐地,别人不再恭维我父母了,因为“以后就享福了”这个以后,真的太漫长了。

  老弟一读研究生,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初中毕业的甲,嫁去省会城市了;小学毕业的乙,嫁给县城的水泥商,家里五层楼两家店;跟我同岁的丁,在县城买了第二套房子和全款车......

  他们靠年轻时早早出去挣钱,靠出卖源源不竭的体力就能过上无比富足的生活,是个人都会心生羡慕。

  我也难以免俗。

  可我听说,嫁去省会城市的甲因生了女孩被百般嫌弃,要求一直生,生出儿子为止。

  生儿生女自然概率事件,由基因决定,关人何事?男孩女孩我都爱,没有封建思想束缚的家庭关爱,我想是给子女最好的馈赠。

  我还听说,家里有矿的乙没有财务自由,并被限制了外出工作的自由。

  生为女人,最重要的就是经济独立,一个没有自己工作的女人,迟早会活成最悲哀的角色,那便是男人的附属品。

  听了那么多的听说,我突然醒悟,我竟拥有如此多的自由,我可以选择爱人,他应该是与我相当的,我可以选择男女平等,男孩女孩我都疼,我可以选择我的职业,不用问任何人的意见自由分配我的工资,给奶奶买衣服,给妈妈买护肤品,给爸爸买运动鞋,我可以自己做一切选择。

  我不知道“以后就能享福了”的以后到底是多久,我只知道,当下的每一个瞬间我都是自由的,都有选择的权利。

  多少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在争夺那份选择权吗?而我不用去争,我早已拽在手中,这份自由才是我生命里最宝贵的筹码。

  我可以选择堕落,但我却想积极地活着;我可以选择冷漠,但我却想多一份热情;我可以选择懒惰,但我却想收获多一点。

  选择的自由给我前行的力量,我时刻朝前走,争上游,不甘平庸,渴望不凡,当我重拾自信,我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老弟已经开始实习拿工资了,爸妈将建造新房的计划正式提上日程,我也出了人生第一本书,一切都在慢慢地变好,虽然速度慢,但岁月一直在饶恕我们这群不认输还努力的人。

  

  04

  若重来一次,我将渴望更厉害的大学。

  我的导师曾讲过一个很棒的比喻:

  如果把大学比作城市的话,那么985/211就是北上广深,一本是一线城市,二本是二线城市,专科则是三四线,甚至更多线城市了。

  如此浅显易懂的道理,非要给出比喻才明白。看清华大学本科生开学典礼视频时,我想没有哪个学子不心生羡慕。

  渴慕最好的,一直是人类的天性。

  别人的最好,可能是嫁个有钱人,购置市里的房产,买辆全款车,而我渴慕的最好,还是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并且影响下一代的命运。

  我曾反复问过自己,如果重回到高考复读的那个前夜,我会为没选择外出打工而选择二战后悔吗?

  我想,傻子才后悔。若重来一次,我只会渴慕更厉害的大学,那样我才有机会去到资源更广阔的城市,用与生俱来的韧劲,拼出一个想要的未来。

  虽然家里的困境暂时还没改善,但我相信迟早会变好的,我们已经忍耐了那么久,说不定幸福已在门外徘徊呢,只等我把门儿开。

  攒够了行走的资本,修炼了一身的本事,当幸福来敲门,我才能将其抓牢,所以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一切的苦难终将得到福报。

  

  96

  娴现

  1.0

  2019.08.17 17:28

  字数 2529

  文|娴现

  

  前几天清华大学本科生开学,在清华读研的老弟抽空拍了新生照片分享给我,我一时没忍住,将奶奶住院的消息透露了。

  老弟听完满是无奈,我以为他感慨的是80岁老人独自在家,亲戚邻里都没照应,结果他说:“你知道奶奶病得那么厉害为什么亲戚邻里都没管吗?”

  “为什么?”我想不明白。

  “因为穷,别人看不起,所以不帮忙。”老弟一针见血,我心窝直疼。

  因为穷,所以被别人看不起,这种滋味我已受了多年,当我通过勤学苦读逃离掉时,我至亲的亲人却还在受苦。

  无数次我问自己,在利益至上的时代,我没有值得交换的资本,别人凭什么帮我?

  回头去看,我们家的唯一资本,只是我和我弟上了个大学而已。

  01

  复读上二本,我是村里第四个大学生。

  2011年高考,我离二本线差11分,父亲要求我复读,2012年二战,我高了二本线15分,顺利进入本省一所师范院校。

  那时的我,内心怀揣憧憬,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我绝对不能辜负。

  父母没有让我贷款上大学,没有拖过我一天生活费,父亲只是叮嘱我:“上大学一门心思学习就行,钱的事别操心。”

  所以进入大学第一天,我便亮出了自己的底牌,要么赢,要么败!

  我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是因为有父母在身后做我最坚实的后盾。他们放弃农田,暂别故乡,南下广东,进厂打拼,一干就是十多年。

  后来老弟也考上大学,他自然受到和我一样的“优待”,不用愁钱,念书就行。

  在我和弟弟上大学期间,别人对我父母恭维最多的一句就是:“你们真能干,培养了两个大学生!”

  在全村5位大学生中,我家占了两个,另外3个分别是我堂姐,我发小的堂姐,我发小。若当时因为数量的取胜有点自豪的话,那之后的对比便是深深的压力和无力。

  

  02

  保研去清华,我家依旧是全村最穷的。

  我总觉得,别人的四年一晃而过,之后便是入职挣钱,孝敬爸妈,补贴家用。可我们因为复读,因为年龄,因为考研,好像学业之旅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似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沉沦于无尽耗费父母血汗钱的自责中无法自拔,每次回老家,摇摇欲坠的房屋,亲戚的冷言冷语,我不禁连连寒战。

  2016年,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研究生,我没有多少喜悦,甚至后悔考研,因为我竟又将父母的工作期限延长了。

  2017年,老弟被保送去清华读研的消息传来,给黯淡无光的生活增添了一丝明媚,终日埋首于机器中的父母脸上多了点笑意,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2018年,我因意外退学后,自卑感达到顶峰,我认为自己这辈子都毁了,我连别人口中小学毕业的女生都比不过了。

  在这期间,我竟不知道村里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我2012年离家上大学,到如今短短七年,我家沦为了全村最穷。

  没有楼房,没有汽车,没有空调,没有电脑,没有网线,依旧维持着十几年不变的破败。

  不是说读书改变命运,知识就是生产力吗?我和弟弟上了个大学,我家怎么成了全村最穷?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点儿也不留恋过去的时光,我只希望时间快点再快点,快到弟弟顺利毕业,挣钱;快到父母早日回家,修葺新房;快到我能挣很多很多钱,改变很多很多事。

  可越是如此,时间越慢如蜗牛,永远那么漫不经心地爬着。无法改变现状的困顿和失意时时占据我的心房,读了大学又如何?

  复读那年时不时涌上我心喉的想法,早点出去打工比一直死读书强一百倍,再次重回我的思想,令我倍感失落。

  读书,到底要怎样改变命运?

  

  03

  自由做选择,才是我改变命运的武器。

  幸好渐渐地,别人不再恭维我父母了,因为“以后就享福了”这个以后,真的太漫长了。

  老弟一读研究生,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初中毕业的甲,嫁去省会城市了;小学毕业的乙,嫁给县城的水泥商,家里五层楼两家店;跟我同岁的丁,在县城买了第二套房子和全款车......

  他们靠年轻时早早出去挣钱,靠出卖源源不竭的体力就能过上无比富足的生活,是个人都会心生羡慕。

  我也难以免俗。

  可我听说,嫁去省会城市的甲因生了女孩被百般嫌弃,要求一直生,生出儿子为止。

  生儿生女自然概率事件,由基因决定,关人何事?男孩女孩我都爱,没有封建思想束缚的家庭关爱,我想是给子女最好的馈赠。

  我还听说,家里有矿的乙没有财务自由,并被限制了外出工作的自由。

  生为女人,最重要的就是经济独立,一个没有自己工作的女人,迟早会活成最悲哀的角色,那便是男人的附属品。

  听了那么多的听说,我突然醒悟,我竟拥有如此多的自由,我可以选择爱人,他应该是与我相当的,我可以选择男女平等,男孩女孩我都疼,我可以选择我的职业,不用问任何人的意见自由分配我的工资,给奶奶买衣服,给妈妈买护肤品,给爸爸买运动鞋,我可以自己做一切选择。

  我不知道“以后就能享福了”的以后到底是多久,我只知道,当下的每一个瞬间我都是自由的,都有选择的权利。

  多少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在争夺那份选择权吗?而我不用去争,我早已拽在手中,这份自由才是我生命里最宝贵的筹码。

  我可以选择堕落,但我却想积极地活着;我可以选择冷漠,但我却想多一份热情;我可以选择懒惰,但我却想收获多一点。

  选择的自由给我前行的力量,我时刻朝前走,争上游,不甘平庸,渴望不凡,当我重拾自信,我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老弟已经开始实习拿工资了,爸妈将建造新房的计划正式提上日程,我也出了人生第一本书,一切都在慢慢地变好,虽然速度慢,但岁月一直在饶恕我们这群不认输还努力的人。

  

  04

  若重来一次,我将渴望更厉害的大学。

  我的导师曾讲过一个很棒的比喻:

  如果把大学比作城市的话,那么985/211就是北上广深,一本是一线城市,二本是二线城市,专科则是三四线,甚至更多线城市了。

  如此浅显易懂的道理,非要给出比喻才明白。看清华大学本科生开学典礼视频时,我想没有哪个学子不心生羡慕。

  渴慕最好的,一直是人类的天性。

  别人的最好,可能是嫁个有钱人,购置市里的房产,买辆全款车,而我渴慕的最好,还是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并且影响下一代的命运。

  我曾反复问过自己,如果重回到高考复读的那个前夜,我会为没选择外出打工而选择二战后悔吗?

  我想,傻子才后悔。若重来一次,我只会渴慕更厉害的大学,那样我才有机会去到资源更广阔的城市,用与生俱来的韧劲,拼出一个想要的未来。

  虽然家里的困境暂时还没改善,但我相信迟早会变好的,我们已经忍耐了那么久,说不定幸福已在门外徘徊呢,只等我把门儿开。

  攒够了行走的资本,修炼了一身的本事,当幸福来敲门,我才能将其抓牢,所以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一切的苦难终将得到福报。

  

  文|娴现

  

  前几天清华大学本科生开学,在清华读研的老弟抽空拍了新生照片分享给我,我一时没忍住,将奶奶住院的消息透露了。

  老弟听完满是无奈,我以为他感慨的是80岁老人独自在家,亲戚邻里都没照应,结果他说:“你知道奶奶病得那么厉害为什么亲戚邻里都没管吗?”

  “为什么?”我想不明白。

  “因为穷,别人看不起,所以不帮忙。”老弟一针见血,我心窝直疼。

  因为穷,所以被别人看不起,这种滋味我已受了多年,当我通过勤学苦读逃离掉时,我至亲的亲人却还在受苦。

  无数次我问自己,在利益至上的时代,我没有值得交换的资本,别人凭什么帮我?

  回头去看,我们家的唯一资本,只是我和我弟上了个大学而已。

  01

  复读上二本,我是村里第四个大学生。

  2011年高考,我离二本线差11分,父亲要求我复读,2012年二战,我高了二本线15分,顺利进入本省一所师范院校。

  那时的我,内心怀揣憧憬,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我绝对不能辜负。

  父母没有让我贷款上大学,没有拖过我一天生活费,父亲只是叮嘱我:“上大学一门心思学习就行,钱的事别操心。”

  所以进入大学第一天,我便亮出了自己的底牌,要么赢,要么败!

  我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是因为有父母在身后做我最坚实的后盾。他们放弃农田,暂别故乡,南下广东,进厂打拼,一干就是十多年。

  后来老弟也考上大学,他自然受到和我一样的“优待”,不用愁钱,念书就行。

  在我和弟弟上大学期间,别人对我父母恭维最多的一句就是:“你们真能干,培养了两个大学生!”

  在全村5位大学生中,我家占了两个,另外3个分别是我堂姐,我发小的堂姐,我发小。若当时因为数量的取胜有点自豪的话,那之后的对比便是深深的压力和无力。

  

  02

  保研去清华,我家依旧是全村最穷的。

  我总觉得,别人的四年一晃而过,之后便是入职挣钱,孝敬爸妈,补贴家用。可我们因为复读,因为年龄,因为考研,好像学业之旅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似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沉沦于无尽耗费父母血汗钱的自责中无法自拔,每次回老家,摇摇欲坠的房屋,亲戚的冷言冷语,我不禁连连寒战。

  2016年,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研究生,我没有多少喜悦,甚至后悔考研,因为我竟又将父母的工作期限延长了。

  2017年,老弟被保送去清华读研的消息传来,给黯淡无光的生活增添了一丝明媚,终日埋首于机器中的父母脸上多了点笑意,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2018年,我因意外退学后,自卑感达到顶峰,我认为自己这辈子都毁了,我连别人口中小学毕业的女生都比不过了。

  在这期间,我竟不知道村里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我2012年离家上大学,到如今短短七年,我家沦为了全村最穷。

  没有楼房,没有汽车,没有空调,没有电脑,没有网线,依旧维持着十几年不变的破败。

  不是说读书改变命运,知识就是生产力吗?我和弟弟上了个大学,我家怎么成了全村最穷?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点儿也不留恋过去的时光,我只希望时间快点再快点,快到弟弟顺利毕业,挣钱;快到父母早日回家,修葺新房;快到我能挣很多很多钱,改变很多很多事。

  可越是如此,时间越慢如蜗牛,永远那么漫不经心地爬着。无法改变现状的困顿和失意时时占据我的心房,读了大学又如何?

  复读那年时不时涌上我心喉的想法,早点出去打工比一直死读书强一百倍,再次重回我的思想,令我倍感失落。

  读书,到底要怎样改变命运?

  

  03

  自由做选择,才是我改变命运的武器。

  幸好渐渐地,别人不再恭维我父母了,因为“以后就享福了”这个以后,真的太漫长了。

  老弟一读研究生,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初中毕业的甲,嫁去省会城市了;小学毕业的乙,嫁给县城的水泥商,家里五层楼两家店;跟我同岁的丁,在县城买了第二套房子和全款车......

  他们靠年轻时早早出去挣钱,靠出卖源源不竭的体力就能过上无比富足的生活,是个人都会心生羡慕。

  我也难以免俗。

  可我听说,嫁去省会城市的甲因生了女孩被百般嫌弃,要求一直生,生出儿子为止。

  生儿生女自然概率事件,由基因决定,关人何事?男孩女孩我都爱,没有封建思想束缚的家庭关爱,我想是给子女最好的馈赠。

  我还听说,家里有矿的乙没有财务自由,并被限制了外出工作的自由。

  生为女人,最重要的就是经济独立,一个没有自己工作的女人,迟早会活成最悲哀的角色,那便是男人的附属品。

  听了那么多的听说,我突然醒悟,我竟拥有如此多的自由,我可以选择爱人,他应该是与我相当的,我可以选择男女平等,男孩女孩我都疼,我可以选择我的职业,不用问任何人的意见自由分配我的工资,给奶奶买衣服,给妈妈买护肤品,给爸爸买运动鞋,我可以自己做一切选择。

  我不知道“以后就能享福了”的以后到底是多久,我只知道,当下的每一个瞬间我都是自由的,都有选择的权利。

  多少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在争夺那份选择权吗?而我不用去争,我早已拽在手中,这份自由才是我生命里最宝贵的筹码。

  我可以选择堕落,但我却想积极地活着;我可以选择冷漠,但我却想多一份热情;我可以选择懒惰,但我却想收获多一点。

  选择的自由给我前行的力量,我时刻朝前走,争上游,不甘平庸,渴望不凡,当我重拾自信,我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老弟已经开始实习拿工资了,爸妈将建造新房的计划正式提上日程,我也出了人生第一本书,一切都在慢慢地变好,虽然速度慢,但岁月一直在饶恕我们这群不认输还努力的人。

  

  04

  若重来一次,我将渴望更厉害的大学。

  我的导师曾讲过一个很棒的比喻:

  如果把大学比作城市的话,那么985/211就是北上广深,一本是一线城市,二本是二线城市,专科则是三四线,甚至更多线城市了。

  如此浅显易懂的道理,非要给出比喻才明白。看清华大学本科生开学典礼视频时,我想没有哪个学子不心生羡慕。

  渴慕最好的,一直是人类的天性。

  别人的最好,可能是嫁个有钱人,购置市里的房产,买辆全款车,而我渴慕的最好,还是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并且影响下一代的命运。

  我曾反复问过自己,如果重回到高考复读的那个前夜,我会为没选择外出打工而选择二战后悔吗?

  我想,傻子才后悔。若重来一次,我只会渴慕更厉害的大学,那样我才有机会去到资源更广阔的城市,用与生俱来的韧劲,拼出一个想要的未来。

  虽然家里的困境暂时还没改善,但我相信迟早会变好的,我们已经忍耐了那么久,说不定幸福已在门外徘徊呢,只等我把门儿开。

  攒够了行走的资本,修炼了一身的本事,当幸福来敲门,我才能将其抓牢,所以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一切的苦难终将得到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