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当你听到我浓浓的乡音,请把它当做是我带给你的土特产

  很多人,小时候有父母做规划,在学校有老师规划,毕业后有社会、生活或继续有父母做规划。当我说他们做的不是自己的时候,他们总说我太天真、太理想化。他们也在做自己,最真实的自己,每天为生活忙碌,而这种“做自己”是否是一种躲避变化的行为?

  在学校,佩服的人有很多,有一种是——泡过最多的是图书馆,上过最多的是图书馆的楼。

  那些令我敬佩的人,对他们来说,解决鹤立鸡群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那群鸡。他们坚信,蓬生麻中,不扶自直。通俗点来说就是跟着蜜蜂去采蜜,跟着苍蝇去找shi。如果生在古代,他们的这种毅力,如果他愿意,他能杀到世界的尽头,杀到最后一个敌人倒下。他们是真正的做自己,就像一只鸡只负责下蛋,至于别人怎么吃,怎么说这个蛋,鸡根本不用想。他们坚信,哪怕是一块石头,也要做一块开过光的石头。他们会在很多事情面前把自己渺小化,不把自己太当回事,然后尽量多去帮助别人,活得更轻松,有价值。

  还有一部分人总是被误解,就是那些好看的人。很多人会觉得好看的人会有更大的优势,良心讲,确实是这样,但是长得好看还很拼的也很多,我们这些长得没有优势的不能把这个当做自己不努力的理由,毕竟,我们不是靠外表混江湖的人。

  偶尔也会问自己,我什么时候也能达到眼前世间万物,心中空无一物的境界。

  毕业五年后,转行,从零开始。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会有或大或小不同的梦想,这个阶段我就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我妈说我的话要是和我挣的钱一样少就好了。虽然我知道逼我的从来不是生活,而是我哭穷却不上进。但是我忽略了一个人选择做自己,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所付出的代价,要比那些获得最亲近的人支持的人多得多。

  当我决定做一个终身学习实践者的时候,我就明白,我喜欢学习,是因为我害怕无知。

  当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边时,我会想——向阳花,你会不会害怕黑夜?向阳花说,光明只是被阴影补充,并不代表光明消失了。

  等到将来我走出小城市,坐在大城市的你的对面,当你听到我浓浓的乡音,请你把这当做是我带给你的土特产。

  

  笑无涯

  0.6

  字数 815

  很多人,小时候有父母做规划,在学校有老师规划,毕业后有社会、生活或继续有父母做规划。当我说他们做的不是自己的时候,他们总说我太天真、太理想化。他们也在做自己,最真实的自己,每天为生活忙碌,而这种“做自己”是否是一种躲避变化的行为?

  在学校,佩服的人有很多,有一种是——泡过最多的是图书馆,上过最多的是图书馆的楼。

  那些令我敬佩的人,对他们来说,解决鹤立鸡群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那群鸡。他们坚信,蓬生麻中,不扶自直。通俗点来说就是跟着蜜蜂去采蜜,跟着苍蝇去找shi。如果生在古代,他们的这种毅力,如果他愿意,他能杀到世界的尽头,杀到最后一个敌人倒下。他们是真正的做自己,就像一只鸡只负责下蛋,至于别人怎么吃,怎么说这个蛋,鸡根本不用想。他们坚信,哪怕是一块石头,也要做一块开过光的石头。他们会在很多事情面前把自己渺小化,不把自己太当回事,然后尽量多去帮助别人,活得更轻松,有价值。

  还有一部分人总是被误解,就是那些好看的人。很多人会觉得好看的人会有更大的优势,良心讲,确实是这样,但是长得好看还很拼的也很多,我们这些长得没有优势的不能把这个当做自己不努力的理由,毕竟,我们不是靠外表混江湖的人。

  偶尔也会问自己,我什么时候也能达到眼前世间万物,心中空无一物的境界。

  毕业五年后,转行,从零开始。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会有或大或小不同的梦想,这个阶段我就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我妈说我的话要是和我挣的钱一样少就好了。虽然我知道逼我的从来不是生活,而是我哭穷却不上进。但是我忽略了一个人选择做自己,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所付出的代价,要比那些获得最亲近的人支持的人多得多。

  当我决定做一个终身学习实践者的时候,我就明白,我喜欢学习,是因为我害怕无知。

  当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边时,我会想——向阳花,你会不会害怕黑夜?向阳花说,光明只是被阴影补充,并不代表光明消失了。

  等到将来我走出小城市,坐在大城市的你的对面,当你听到我浓浓的乡音,请你把这当做是我带给你的土特产。

  很多人,小时候有父母做规划,在学校有老师规划,毕业后有社会、生活或继续有父母做规划。当我说他们做的不是自己的时候,他们总说我太天真、太理想化。他们也在做自己,最真实的自己,每天为生活忙碌,而这种“做自己”是否是一种躲避变化的行为?

  在学校,佩服的人有很多,有一种是——泡过最多的是图书馆,上过最多的是图书馆的楼。

  那些令我敬佩的人,对他们来说,解决鹤立鸡群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那群鸡。他们坚信,蓬生麻中,不扶自直。通俗点来说就是跟着蜜蜂去采蜜,跟着苍蝇去找shi。如果生在古代,他们的这种毅力,如果他愿意,他能杀到世界的尽头,杀到最后一个敌人倒下。他们是真正的做自己,就像一只鸡只负责下蛋,至于别人怎么吃,怎么说这个蛋,鸡根本不用想。他们坚信,哪怕是一块石头,也要做一块开过光的石头。他们会在很多事情面前把自己渺小化,不把自己太当回事,然后尽量多去帮助别人,活得更轻松,有价值。

  还有一部分人总是被误解,就是那些好看的人。很多人会觉得好看的人会有更大的优势,良心讲,确实是这样,但是长得好看还很拼的也很多,我们这些长得没有优势的不能把这个当做自己不努力的理由,毕竟,我们不是靠外表混江湖的人。

  偶尔也会问自己,我什么时候也能达到眼前世间万物,心中空无一物的境界。

  毕业五年后,转行,从零开始。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会有或大或小不同的梦想,这个阶段我就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我妈说我的话要是和我挣的钱一样少就好了。虽然我知道逼我的从来不是生活,而是我哭穷却不上进。但是我忽略了一个人选择做自己,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所付出的代价,要比那些获得最亲近的人支持的人多得多。

  当我决定做一个终身学习实践者的时候,我就明白,我喜欢学习,是因为我害怕无知。

  当一个人走在夜晚的街边时,我会想——向阳花,你会不会害怕黑夜?向阳花说,光明只是被阴影补充,并不代表光明消失了。

  等到将来我走出小城市,坐在大城市的你的对面,当你听到我浓浓的乡音,请你把这当做是我带给你的土特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