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红灯区”

  隋唐五代以后,社会上色情业日益兴盛,到了北宋时期,由于京都汴梁城市建设空前的发展,而带动了色情业的迅速繁荣,在汴京城内的曲院街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红灯区”。

  宋朝的京都汴梁地处中原,背依黄河,亦称为开封。开封之名源于春秋时期。当时因郑国庄公为向中原扩展,在黄河之南的朱仙镇古城附近修筑储粮仓城,名启封,取“启拓封疆”之意。后也称为儀邑,战国时期称作大梁,西代景帝时,公元前156年,为避汉景帝刘启之讳,将启封更名为开封。自公元前364年至公元960年的北宋开国时,先后有战国时期的魏,五代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五个王朝在此建都,历经千年华梦。北宋开国后,开封已改称东京汴梁,经过长达近百年的建设发展,大宋王朝的都城汴梁已非昔日可比。此时的汴梁城郭相连,绵延逶迤,护城河壕宽水深,各方城门气势磅礴,固若金汤。东京城墙周长达60余里,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上百万,富丽甲天下,成为了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繁华都城。当时在北宋朝廷的“归我华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的思想指导下,一些诸如北辽、西夏、天竺等地的移民迁居汴梁,带来了各地的风俗民情,使汴梁这座当时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一跃成为了显赫于世的国际性的大都会。

  此时的汴梁城内,大街小巷,纵横交错,井然有序,而四横八竖十二条主要街道,更是宽阔平坦,尤其是从宣德门至南薰门长十里、宽二百步的大街,可容的八匹骏马并道行驶,不仅是帝后銮驾出入进出的必由之路,而且是大宋王朝盛世繁华的象征。

  穿城而过的汴河的河道上,拱桥飞架,锦帆高挂,舟船穿梭不息,号子叫声不断。“绿浪东西南北路,红栏三百九十桥”,大宋都城汴梁到处是一派锦绣繁华的热闹景象。

  特别是曲院街上,每日都是人流如潮,熙熙攘攘。街道两旁,秦楼楚馆,琴声袅袅;酒肆饭庄,人声攘攘;酒旗蔽日,商招如林,所卖之物,应有尽有,杭州的龙井,景德镇的瓷器,湖州的湖丝,苏州的苏绣,徽州的墨,宣州的纸,歙州的砚,中原的土特产更是琳琅满目;连不少异域的商品这里也是满眼皆视,波斯的地毯,天竺的玉器,东瀛的珊瑚,还有大宛的汗血宝马,举不胜举。

  城市商贸的高速发展,中外文化的相互交融,大大促进了汴京色情业的空前繁荣。据宋代文人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时期京都汴梁的“幽坊小巷,燕馆歌楼,举之万数。”寥寥数语,便足可让人想见当时汴京的色情业泛滥到何等地步?

  当时汴京城内除了曲院街外,像御街东西朱雀门外,还有下桥南、北两斜街、金钱巷等繁华地段也都形成一定规模的“红灯区”。大街两旁,大都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的高档的秦楼楚馆,而小规模的教坊妓院一般藏匿于深街幽巷。由于妓院的规模大小不同,因而妓女也分为不同层次。一般高层次的是年轻貌美、风姿绰约、既通风情、又懂诗文的大牌妓女,据史料记载,她们的“住处就见品位。其起居为宽静房宇,三四厅堂,其庭院有花卉假山,怪石盆池,其小室皆帷幕茵榻,左经右史……她们个个能文词,善谈吐,妙应酬,评品人物,答对有度。门前,仆马繁多,豪少来游;屋内,进士不绝,崇侈布席……”

  而低层次的妓女,则多是出自世习散、杂剧之家。朝贵们的宴聚,必有这样妓女携乐器而往的身影。她们在闲暇时,便聚到东京较大的金莲棚中,各自表演拿手好戏。这样的妓女,用丝竹管弦、艳歌妙舞,炫人耳目,以动其心。对她们求欢的多是膏粱子弟,他们一看上眼,待酒席散后,便访其家,纵情玩乐。

  宋朝采取的是妓女的登记入籍制度,凡在籍的娼户,便叫做“官妓”。官妓一个重要使命就是点缀朝廷和官府时常举办的重大活动。所以,不管是高层次的妓女,还是低层次的妓女,都必须坚持色艺并重。据史料记载,每逢朝廷或者冠负有重大活动的时候,便让这些官妓排列路旁,以壮观瞻。

  官妓的另一项任务就是被官府征用于颇具商业色彩的贸易活动中。宋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实行新法,朝廷大放“青苗”贷款,为此官府在京师谯门设置了酒肆,百娃领到贷款走出来,便被引诱去饮酒作乐。这些百姓拿到贷款还没有回到家,十个钱便花去二三钱了。官府恐怕百姓们不来饮酒,便命这些官妓前来招揽这些身产贷款的百姓,以赚取其钱。由于官府的大肆地鼓励支持,北宋时期的色情业泛滥之极,令人瞠目。

  色情业的泛滥,虽然为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大宋王朝带来一定的财税收入,但也给大宋王朝造成了虚假的繁荣和扭曲的心态,使大批的朝廷官员终日沉溺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奢靡风气之中,不仅平时疏于勤政为民,而且在国难当头之时更不能挺身而出抵御外侮,最后终于导致金兵入侵、生灵涂炭、二帝被虏、宋室南迁的恶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隋唐五代以后,社会上色情业日益兴盛,到了北宋时期,由于京都汴梁城市建设空前的发展,而带动了色情业的迅速繁荣,在汴京城内的曲院街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红灯区”。

  宋朝的京都汴梁地处中原,背依黄河,亦称为开封。开封之名源于春秋时期。当时因郑国庄公为向中原扩展,在黄河之南的朱仙镇古城附近修筑储粮仓城,名启封,取“启拓封疆”之意。后也称为儀邑,战国时期称作大梁,西代景帝时,公元前156年,为避汉景帝刘启之讳,将启封更名为开封。自公元前364年至公元960年的北宋开国时,先后有战国时期的魏,五代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五个王朝在此建都,历经千年华梦。北宋开国后,开封已改称东京汴梁,经过长达近百年的建设发展,大宋王朝的都城汴梁已非昔日可比。此时的汴梁城郭相连,绵延逶迤,护城河壕宽水深,各方城门气势磅礴,固若金汤。东京城墙周长达60余里,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上百万,富丽甲天下,成为了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繁华都城。当时在北宋朝廷的“归我华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的思想指导下,一些诸如北辽、西夏、天竺等地的移民迁居汴梁,带来了各地的风俗民情,使汴梁这座当时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一跃成为了显赫于世的国际性的大都会。

  此时的汴梁城内,大街小巷,纵横交错,井然有序,而四横八竖十二条主要街道,更是宽阔平坦,尤其是从宣德门至南薰门长十里、宽二百步的大街,可容的八匹骏马并道行驶,不仅是帝后銮驾出入进出的必由之路,而且是大宋王朝盛世繁华的象征。

  穿城而过的汴河的河道上,拱桥飞架,锦帆高挂,舟船穿梭不息,号子叫声不断。“绿浪东西南北路,红栏三百九十桥”,大宋都城汴梁到处是一派锦绣繁华的热闹景象。

  特别是曲院街上,每日都是人流如潮,熙熙攘攘。街道两旁,秦楼楚馆,琴声袅袅;酒肆饭庄,人声攘攘;酒旗蔽日,商招如林,所卖之物,应有尽有,杭州的龙井,景德镇的瓷器,湖州的湖丝,苏州的苏绣,徽州的墨,宣州的纸,歙州的砚,中原的土特产更是琳琅满目;连不少异域的商品这里也是满眼皆视,波斯的地毯,天竺的玉器,东瀛的珊瑚,还有大宛的汗血宝马,举不胜举。

  城市商贸的高速发展,中外文化的相互交融,大大促进了汴京色情业的空前繁荣。据宋代文人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时期京都汴梁的“幽坊小巷,燕馆歌楼,举之万数。”寥寥数语,便足可让人想见当时汴京的色情业泛滥到何等地步?

  当时汴京城内除了曲院街外,像御街东西朱雀门外,还有下桥南、北两斜街、金钱巷等繁华地段也都形成一定规模的“红灯区”。大街两旁,大都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的高档的秦楼楚馆,而小规模的教坊妓院一般藏匿于深街幽巷。由于妓院的规模大小不同,因而妓女也分为不同层次。一般高层次的是年轻貌美、风姿绰约、既通风情、又懂诗文的大牌妓女,据史料记载,她们的“住处就见品位。其起居为宽静房宇,三四厅堂,其庭院有花卉假山,怪石盆池,其小室皆帷幕茵榻,左经右史……她们个个能文词,善谈吐,妙应酬,评品人物,答对有度。门前,仆马繁多,豪少来游;屋内,进士不绝,崇侈布席……”

  而低层次的妓女,则多是出自世习散、杂剧之家。朝贵们的宴聚,必有这样妓女携乐器而往的身影。她们在闲暇时,便聚到东京较大的金莲棚中,各自表演拿手好戏。这样的妓女,用丝竹管弦、艳歌妙舞,炫人耳目,以动其心。对她们求欢的多是膏粱子弟,他们一看上眼,待酒席散后,便访其家,纵情玩乐。

  宋朝采取的是妓女的登记入籍制度,凡在籍的娼户,便叫做“官妓”。官妓一个重要使命就是点缀朝廷和官府时常举办的重大活动。所以,不管是高层次的妓女,还是低层次的妓女,都必须坚持色艺并重。据史料记载,每逢朝廷或者冠负有重大活动的时候,便让这些官妓排列路旁,以壮观瞻。

  官妓的另一项任务就是被官府征用于颇具商业色彩的贸易活动中。宋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实行新法,朝廷大放“青苗”贷款,为此官府在京师谯门设置了酒肆,百娃领到贷款走出来,便被引诱去饮酒作乐。这些百姓拿到贷款还没有回到家,十个钱便花去二三钱了。官府恐怕百姓们不来饮酒,便命这些官妓前来招揽这些身产贷款的百姓,以赚取其钱。由于官府的大肆地鼓励支持,北宋时期的色情业泛滥之极,令人瞠目。

  色情业的泛滥,虽然为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大宋王朝带来一定的财税收入,但也给大宋王朝造成了虚假的繁荣和扭曲的心态,使大批的朝廷官员终日沉溺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奢靡风气之中,不仅平时疏于勤政为民,而且在国难当头之时更不能挺身而出抵御外侮,最后终于导致金兵入侵、生灵涂炭、二帝被虏、宋室南迁的恶果。

  

  隋唐五代以后,社会上色情业日益兴盛,到了北宋时期,由于京都汴梁城市建设空前的发展,而带动了色情业的迅速繁荣,在汴京城内的曲院街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红灯区”。

  宋朝的京都汴梁地处中原,背依黄河,亦称为开封。开封之名源于春秋时期。当时因郑国庄公为向中原扩展,在黄河之南的朱仙镇古城附近修筑储粮仓城,名启封,取“启拓封疆”之意。后也称为儀邑,战国时期称作大梁,西代景帝时,公元前156年,为避汉景帝刘启之讳,将启封更名为开封。自公元前364年至公元960年的北宋开国时,先后有战国时期的魏,五代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五个王朝在此建都,历经千年华梦。北宋开国后,开封已改称东京汴梁,经过长达近百年的建设发展,大宋王朝的都城汴梁已非昔日可比。此时的汴梁城郭相连,绵延逶迤,护城河壕宽水深,各方城门气势磅礴,固若金汤。东京城墙周长达60余里,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上百万,富丽甲天下,成为了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繁华都城。当时在北宋朝廷的“归我华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的思想指导下,一些诸如北辽、西夏、天竺等地的移民迁居汴梁,带来了各地的风俗民情,使汴梁这座当时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一跃成为了显赫于世的国际性的大都会。

  此时的汴梁城内,大街小巷,纵横交错,井然有序,而四横八竖十二条主要街道,更是宽阔平坦,尤其是从宣德门至南薰门长十里、宽二百步的大街,可容的八匹骏马并道行驶,不仅是帝后銮驾出入进出的必由之路,而且是大宋王朝盛世繁华的象征。

  穿城而过的汴河的河道上,拱桥飞架,锦帆高挂,舟船穿梭不息,号子叫声不断。“绿浪东西南北路,红栏三百九十桥”,大宋都城汴梁到处是一派锦绣繁华的热闹景象。

  特别是曲院街上,每日都是人流如潮,熙熙攘攘。街道两旁,秦楼楚馆,琴声袅袅;酒肆饭庄,人声攘攘;酒旗蔽日,商招如林,所卖之物,应有尽有,杭州的龙井,景德镇的瓷器,湖州的湖丝,苏州的苏绣,徽州的墨,宣州的纸,歙州的砚,中原的土特产更是琳琅满目;连不少异域的商品这里也是满眼皆视,波斯的地毯,天竺的玉器,东瀛的珊瑚,还有大宛的汗血宝马,举不胜举。

  城市商贸的高速发展,中外文化的相互交融,大大促进了汴京色情业的空前繁荣。据宋代文人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时期京都汴梁的“幽坊小巷,燕馆歌楼,举之万数。”寥寥数语,便足可让人想见当时汴京的色情业泛滥到何等地步?

  当时汴京城内除了曲院街外,像御街东西朱雀门外,还有下桥南、北两斜街、金钱巷等繁华地段也都形成一定规模的“红灯区”。大街两旁,大都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的高档的秦楼楚馆,而小规模的教坊妓院一般藏匿于深街幽巷。由于妓院的规模大小不同,因而妓女也分为不同层次。一般高层次的是年轻貌美、风姿绰约、既通风情、又懂诗文的大牌妓女,据史料记载,她们的“住处就见品位。其起居为宽静房宇,三四厅堂,其庭院有花卉假山,怪石盆池,其小室皆帷幕茵榻,左经右史……她们个个能文词,善谈吐,妙应酬,评品人物,答对有度。门前,仆马繁多,豪少来游;屋内,进士不绝,崇侈布席……”

  而低层次的妓女,则多是出自世习散、杂剧之家。朝贵们的宴聚,必有这样妓女携乐器而往的身影。她们在闲暇时,便聚到东京较大的金莲棚中,各自表演拿手好戏。这样的妓女,用丝竹管弦、艳歌妙舞,炫人耳目,以动其心。对她们求欢的多是膏粱子弟,他们一看上眼,待酒席散后,便访其家,纵情玩乐。

  宋朝采取的是妓女的登记入籍制度,凡在籍的娼户,便叫做“官妓”。官妓一个重要使命就是点缀朝廷和官府时常举办的重大活动。所以,不管是高层次的妓女,还是低层次的妓女,都必须坚持色艺并重。据史料记载,每逢朝廷或者冠负有重大活动的时候,便让这些官妓排列路旁,以壮观瞻。

  官妓的另一项任务就是被官府征用于颇具商业色彩的贸易活动中。宋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实行新法,朝廷大放“青苗”贷款,为此官府在京师谯门设置了酒肆,百娃领到贷款走出来,便被引诱去饮酒作乐。这些百姓拿到贷款还没有回到家,十个钱便花去二三钱了。官府恐怕百姓们不来饮酒,便命这些官妓前来招揽这些身产贷款的百姓,以赚取其钱。由于官府的大肆地鼓励支持,北宋时期的色情业泛滥之极,令人瞠目。

  色情业的泛滥,虽然为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大宋王朝带来一定的财税收入,但也给大宋王朝造成了虚假的繁荣和扭曲的心态,使大批的朝廷官员终日沉溺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奢靡风气之中,不仅平时疏于勤政为民,而且在国难当头之时更不能挺身而出抵御外侮,最后终于导致金兵入侵、生灵涂炭、二帝被虏、宋室南迁的恶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隋唐五代以后,社会上色情业日益兴盛,到了北宋时期,由于京都汴梁城市建设空前的发展,而带动了色情业的迅速繁荣,在汴京城内的曲院街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红灯区”。

  宋朝的京都汴梁地处中原,背依黄河,亦称为开封。开封之名源于春秋时期。当时因郑国庄公为向中原扩展,在黄河之南的朱仙镇古城附近修筑储粮仓城,名启封,取“启拓封疆”之意。后也称为儀邑,战国时期称作大梁,西代景帝时,公元前156年,为避汉景帝刘启之讳,将启封更名为开封。自公元前364年至公元960年的北宋开国时,先后有战国时期的魏,五代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五个王朝在此建都,历经千年华梦。北宋开国后,开封已改称东京汴梁,经过长达近百年的建设发展,大宋王朝的都城汴梁已非昔日可比。此时的汴梁城郭相连,绵延逶迤,护城河壕宽水深,各方城门气势磅礴,固若金汤。东京城墙周长达60余里,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上百万,富丽甲天下,成为了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繁华都城。当时在北宋朝廷的“归我华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的思想指导下,一些诸如北辽、西夏、天竺等地的移民迁居汴梁,带来了各地的风俗民情,使汴梁这座当时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一跃成为了显赫于世的国际性的大都会。

  此时的汴梁城内,大街小巷,纵横交错,井然有序,而四横八竖十二条主要街道,更是宽阔平坦,尤其是从宣德门至南薰门长十里、宽二百步的大街,可容的八匹骏马并道行驶,不仅是帝后銮驾出入进出的必由之路,而且是大宋王朝盛世繁华的象征。

  穿城而过的汴河的河道上,拱桥飞架,锦帆高挂,舟船穿梭不息,号子叫声不断。“绿浪东西南北路,红栏三百九十桥”,大宋都城汴梁到处是一派锦绣繁华的热闹景象。

  特别是曲院街上,每日都是人流如潮,熙熙攘攘。街道两旁,秦楼楚馆,琴声袅袅;酒肆饭庄,人声攘攘;酒旗蔽日,商招如林,所卖之物,应有尽有,杭州的龙井,景德镇的瓷器,湖州的湖丝,苏州的苏绣,徽州的墨,宣州的纸,歙州的砚,中原的土特产更是琳琅满目;连不少异域的商品这里也是满眼皆视,波斯的地毯,天竺的玉器,东瀛的珊瑚,还有大宛的汗血宝马,举不胜举。

  城市商贸的高速发展,中外文化的相互交融,大大促进了汴京色情业的空前繁荣。据宋代文人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时期京都汴梁的“幽坊小巷,燕馆歌楼,举之万数。”寥寥数语,便足可让人想见当时汴京的色情业泛滥到何等地步?

  当时汴京城内除了曲院街外,像御街东西朱雀门外,还有下桥南、北两斜街、金钱巷等繁华地段也都形成一定规模的“红灯区”。大街两旁,大都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的高档的秦楼楚馆,而小规模的教坊妓院一般藏匿于深街幽巷。由于妓院的规模大小不同,因而妓女也分为不同层次。一般高层次的是年轻貌美、风姿绰约、既通风情、又懂诗文的大牌妓女,据史料记载,她们的“住处就见品位。其起居为宽静房宇,三四厅堂,其庭院有花卉假山,怪石盆池,其小室皆帷幕茵榻,左经右史……她们个个能文词,善谈吐,妙应酬,评品人物,答对有度。门前,仆马繁多,豪少来游;屋内,进士不绝,崇侈布席……”

  而低层次的妓女,则多是出自世习散、杂剧之家。朝贵们的宴聚,必有这样妓女携乐器而往的身影。她们在闲暇时,便聚到东京较大的金莲棚中,各自表演拿手好戏。这样的妓女,用丝竹管弦、艳歌妙舞,炫人耳目,以动其心。对她们求欢的多是膏粱子弟,他们一看上眼,待酒席散后,便访其家,纵情玩乐。

  宋朝采取的是妓女的登记入籍制度,凡在籍的娼户,便叫做“官妓”。官妓一个重要使命就是点缀朝廷和官府时常举办的重大活动。所以,不管是高层次的妓女,还是低层次的妓女,都必须坚持色艺并重。据史料记载,每逢朝廷或者冠负有重大活动的时候,便让这些官妓排列路旁,以壮观瞻。

  官妓的另一项任务就是被官府征用于颇具商业色彩的贸易活动中。宋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实行新法,朝廷大放“青苗”贷款,为此官府在京师谯门设置了酒肆,百娃领到贷款走出来,便被引诱去饮酒作乐。这些百姓拿到贷款还没有回到家,十个钱便花去二三钱了。官府恐怕百姓们不来饮酒,便命这些官妓前来招揽这些身产贷款的百姓,以赚取其钱。由于官府的大肆地鼓励支持,北宋时期的色情业泛滥之极,令人瞠目。

  色情业的泛滥,虽然为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大宋王朝带来一定的财税收入,但也给大宋王朝造成了虚假的繁荣和扭曲的心态,使大批的朝廷官员终日沉溺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奢靡风气之中,不仅平时疏于勤政为民,而且在国难当头之时更不能挺身而出抵御外侮,最后终于导致金兵入侵、生灵涂炭、二帝被虏、宋室南迁的恶果。

  

  隋唐五代以后,社会上色情业日益兴盛,到了北宋时期,由于京都汴梁城市建设空前的发展,而带动了色情业的迅速繁荣,在汴京城内的曲院街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红灯区”。

  宋朝的京都汴梁地处中原,背依黄河,亦称为开封。开封之名源于春秋时期。当时因郑国庄公为向中原扩展,在黄河之南的朱仙镇古城附近修筑储粮仓城,名启封,取“启拓封疆”之意。后也称为儀邑,战国时期称作大梁,西代景帝时,公元前156年,为避汉景帝刘启之讳,将启封更名为开封。自公元前364年至公元960年的北宋开国时,先后有战国时期的魏,五代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五个王朝在此建都,历经千年华梦。北宋开国后,开封已改称东京汴梁,经过长达近百年的建设发展,大宋王朝的都城汴梁已非昔日可比。此时的汴梁城郭相连,绵延逶迤,护城河壕宽水深,各方城门气势磅礴,固若金汤。东京城墙周长达60余里,由外城、内城、皇城三座城池组成,人口上百万,富丽甲天下,成为了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繁华都城。当时在北宋朝廷的“归我华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的思想指导下,一些诸如北辽、西夏、天竺等地的移民迁居汴梁,带来了各地的风俗民情,使汴梁这座当时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一跃成为了显赫于世的国际性的大都会。

  此时的汴梁城内,大街小巷,纵横交错,井然有序,而四横八竖十二条主要街道,更是宽阔平坦,尤其是从宣德门至南薰门长十里、宽二百步的大街,可容的八匹骏马并道行驶,不仅是帝后銮驾出入进出的必由之路,而且是大宋王朝盛世繁华的象征。

  穿城而过的汴河的河道上,拱桥飞架,锦帆高挂,舟船穿梭不息,号子叫声不断。“绿浪东西南北路,红栏三百九十桥”,大宋都城汴梁到处是一派锦绣繁华的热闹景象。

  特别是曲院街上,每日都是人流如潮,熙熙攘攘。街道两旁,秦楼楚馆,琴声袅袅;酒肆饭庄,人声攘攘;酒旗蔽日,商招如林,所卖之物,应有尽有,杭州的龙井,景德镇的瓷器,湖州的湖丝,苏州的苏绣,徽州的墨,宣州的纸,歙州的砚,中原的土特产更是琳琅满目;连不少异域的商品这里也是满眼皆视,波斯的地毯,天竺的玉器,东瀛的珊瑚,还有大宛的汗血宝马,举不胜举。

  城市商贸的高速发展,中外文化的相互交融,大大促进了汴京色情业的空前繁荣。据宋代文人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时期京都汴梁的“幽坊小巷,燕馆歌楼,举之万数。”寥寥数语,便足可让人想见当时汴京的色情业泛滥到何等地步?

  当时汴京城内除了曲院街外,像御街东西朱雀门外,还有下桥南、北两斜街、金钱巷等繁华地段也都形成一定规模的“红灯区”。大街两旁,大都是那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的高档的秦楼楚馆,而小规模的教坊妓院一般藏匿于深街幽巷。由于妓院的规模大小不同,因而妓女也分为不同层次。一般高层次的是年轻貌美、风姿绰约、既通风情、又懂诗文的大牌妓女,据史料记载,她们的“住处就见品位。其起居为宽静房宇,三四厅堂,其庭院有花卉假山,怪石盆池,其小室皆帷幕茵榻,左经右史……她们个个能文词,善谈吐,妙应酬,评品人物,答对有度。门前,仆马繁多,豪少来游;屋内,进士不绝,崇侈布席……”

  而低层次的妓女,则多是出自世习散、杂剧之家。朝贵们的宴聚,必有这样妓女携乐器而往的身影。她们在闲暇时,便聚到东京较大的金莲棚中,各自表演拿手好戏。这样的妓女,用丝竹管弦、艳歌妙舞,炫人耳目,以动其心。对她们求欢的多是膏粱子弟,他们一看上眼,待酒席散后,便访其家,纵情玩乐。

  宋朝采取的是妓女的登记入籍制度,凡在籍的娼户,便叫做“官妓”。官妓一个重要使命就是点缀朝廷和官府时常举办的重大活动。所以,不管是高层次的妓女,还是低层次的妓女,都必须坚持色艺并重。据史料记载,每逢朝廷或者冠负有重大活动的时候,便让这些官妓排列路旁,以壮观瞻。

  官妓的另一项任务就是被官府征用于颇具商业色彩的贸易活动中。宋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实行新法,朝廷大放“青苗”贷款,为此官府在京师谯门设置了酒肆,百娃领到贷款走出来,便被引诱去饮酒作乐。这些百姓拿到贷款还没有回到家,十个钱便花去二三钱了。官府恐怕百姓们不来饮酒,便命这些官妓前来招揽这些身产贷款的百姓,以赚取其钱。由于官府的大肆地鼓励支持,北宋时期的色情业泛滥之极,令人瞠目。

  色情业的泛滥,虽然为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大宋王朝带来一定的财税收入,但也给大宋王朝造成了虚假的繁荣和扭曲的心态,使大批的朝廷官员终日沉溺于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奢靡风气之中,不仅平时疏于勤政为民,而且在国难当头之时更不能挺身而出抵御外侮,最后终于导致金兵入侵、生灵涂炭、二帝被虏、宋室南迁的恶果。